[修聊][白兔宋]旁观者清

几净:

    双白宋背景下主白兔宋。双白宋背景主白宋的姊妹篇已上贡,请戳《旁观者不清》

    小短篇,已完结。


    ——


    我主喜欢霸宋号。


    经过漫长的观察,仓鼠号忧伤地得出了这个结论。


    它不担心自己会失宠,作为宠物它有着天然独特的优势,但主人对霸宋号的喜欢并不是“主人对宠物”这种地位不对等的喜爱,而是世界主宰对还在成长期的“另一半”的宠溺——更重要的是,主人对这件事还毫不自知。


    其实第一次接触霸宋号的时候,仓鼠号就已经察觉到一丝不妙的苗头。那时宋书航还没有“霸宋”这个圣号,只是一个三级小修士,也不知道他是怎样接触到主人的。


    主人当时给它的任务是带走龙魔药剂并测试宋书航的实力,它对后面这个任务原本不以为然,甚至想以此为由来教训一下这个让主人另眼看待的人类。没想到这宋书航比有主人罩着的它更加多宝,以初入三品的等级将四品巅峰的它……哎,不提也罢。


    主人第二次任务只让它把礼物带给宋书航,是它自作主张要一雪前耻。没想到那时宋书航已经有了一只五品的灵鬼,再次将它……咳,往事随风。再后来的多次挑战,完完全全是扎心之路,只能感慨“我们不一样”。总之这等逆天的气运,简直就是被另一个世界的主宰捧在手心里。后来仓鼠号也看到了那个与主人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类修士,虽然这人和主人的气质完全不同,但他们投向宋书航的目光别无二致。


    仔细回想,第一次的试探与其说是主人想知道宋书航的实力,不如说是想让宋书航去了解它这个未来的信使。毕竟主人困于九幽无法踏至现世,只能让它这个最受宠的宠物作鸿雁传书。当主人能通过邪莲世界与核心世界的联系投影到现世时,它就连“信使”的饭碗都丢了。


    说实话,它可宁愿当不成这信使,这活儿太危险了——尤其是要它出场通常意味着主人走不开,主人不在,八成是“避凶”。那次在黑龙世界,好不容易才回到主人身边,就收到了霸宋号的求助。主人忙着过不去,一想到霸宋号有危险,想都不想那边是什么情况,就让它带着宝物去援助。


    那可是九品天劫世界。尽管霸宋号用生吞仓鼠将它放在了最安全的位置让它有点感动,可,一想到是主人为了救霸宋号才把它送来这里,这感动就消散无踪了。它曾想过,如果当时主人知道这里是九品天劫世界,还会不会让它来当信使?应该不会吧?主人那么万能,总有别的方法能帮到霸宋号,当时只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求助形式图个新鲜。


    可如果,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就算知道对面是对九幽生物有着绝对克制的天劫世界,主人还会不会让它带着终焉圣剑去救霸宋号呢?仓鼠号不敢再想了,这分明就是在问,如果霸宋号和仓鼠号之间只能留一个,主人会如何选择,而这选择,似乎也是显而易见的。


    所幸他们全活下来了。绝对是主人在冥冥中保佑他们。不过如果真有那么一天让主人感应到霸宋号遇到十死无生的危机,主人一定会突破一切障碍亲自去救援吧。


    仓鼠号回想起主人给它布置八品魔劫空间时,表情时而皱眉时而轻笑,一布置好,连它的渡劫结果都来不及看就将意识转移了——霸宋号在不停呼唤主人,所以主人一忙完就应召而去。旁人都道能在升五品时就度过八品魔劫是主人对它的宠爱,但仓鼠号知道,它能卡bug,走的都是霸宋号当年走过的路,而当时的霸宋号全程享受着主人的贴心守护,好处不要捞得太多。


    想想,在发现霸宋号只有三条龙纹的时候,主人居然进入了现世去行使天道权限,仅为了帮霸宋号补成九龙纹;而每一位九幽主宰,无论是进入现世还是执掌天道权柄,机会都是唯一一次的。


    这怎么比?它拿头去比?哦对,晋级时有个待遇是仓鼠号特有的。同样写不出八品讲法稿,霸宋号得自己搞定而它有主人为它提供。可稿子的内容呢?主人说,是为了“九幽世界里的精神强大无比但法术天赋一般的种族”开发的——鬼才信嘞!这分明是为了尊号都三个了法术却只会几个二三级的霸宋号写的!真正要上台讲法的仓鼠号对稿子都只能死记硬背,生怕讲慢点就忘了,而霸宋号却要接受考核!题目还全是主亲自拟定的。


   它讲法刚结束,主人就带着它破开空间去找霸宋号,那一脸的迫不及待它实在不忍心说穿。去到发现霸宋号晕了,主人连之前惯常的隐藏身影都省去,直接假装自己是现世的那位,只是为了问霸宋号的情况;得知霸宋号“旭日王座”签了契约,马上查看这契约是怎么回事,接着就顺手把契约上的代价全部抹掉了。完事后主人还招呼其他人也一并签上契约去捞好处,那情景只能用“人类土豪与女盆友牵手成功后请闺蜜们吃饭”来形容。


    主人在认识霸宋号之后,似乎完全忘记自己是九幽主宰了。他明明应该是世界上最恐怖的存在,心情一个不好,整个九幽世界都得遭殃;但自从这个名叫宋书航的人类修士出现后,主人的心情从来没就差过,天天都像听了上百个最好笑的笑话一样,万事好商量。


    最开始主人帮宋书航搬远古天庭碎片、让它暂代宋书航的气息留在房间时,它还道是宋书航诱惑主人;但仔细回想起来,分明是主人自己看上了人家,带推副本送装备,帮忙装修家园、帮忙升级甚至亲自编写外挂,有求必应有问必答,无论什么好事都得捎上对方一份,还天天开着读心术就等召唤了。


    仓鼠号敢像现在这样内心吐槽,是因为只要离开一定范围,如果不是九幽主宰自己维持,是触发不了读心术的——可就算宋书航离他十万八千里,只要呼唤,马上响应。这不?半小时前主人还在研究怎样才能更好地怼胖球,突然眉头一挑,嘴角一扬,直接就飞离它的感应范围了。


    都已经区别待遇成这个样子,主人还是以为自己只是把宋书航当成“霸宋号”,主人在感情上的迟钝真是没救了。按待遇对比,如果霸宋号是宠物,那它这个真正的宠物就只是定期投喂的野猫,至于其他宠物,不过是广场上偶遇随手喂点面包糠的鸽子罢了。


    唉,感情这回事,当局者迷。也不知主人何时才能察觉自己的心意。虽然并不想让霸宋号成为自己当家主母耀武扬威,但主人若是再只会这样无意识行动,霸宋号可要被现世的那位抢走了啊。比起自己的荣辱,还是主人的幸福更为重要!这样的觉悟,它真是一只伟大的仓鼠!


    可它能怎么办呢?主人作为九幽主宰的被动气场太可怕,就算知道主人不会对心爱的宠物怎样,它仍然不敢造次——要在主人面前说骚话?它想都不敢想。也只有霸宋号这样恃宠而骄的人类,才敢顶着这样的气场三番四次地作死吧?


    只能祈祷了,但它唯一的信仰就是主人,向主人祈祷主人早日开窍,不是找打么?!


    “没想到小仓鼠你这么关心我的感情生活。”九幽白笑眯眯地出现了,怀里还抱着一只一脸懵逼的宋书航。


    “望天!我主你什么时候来的!”仓鼠号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我只是突然想起要把宋书航带来新基地看看就动身了,没想到回到附近的时候,听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就隐藏了气息。”


    仓鼠号看着被困在主人怀里动弹不得的宋书航,“真不愧是我主!您已经成功了?”


    “你们在说什么为啥我一个字都听不懂?”宋书航满脸问号,“感情生活?白前辈您是抢了个压寨夫人回来?我是不是得随份子?我现在老穷了,要不先欠着?”


    “是啊,抢了个压寨夫人,连新房都还没来得及布置。”九幽白坏笑,看向仓鼠号,“小仓鼠,我看你是被宋书航传染了,骚话一大堆啊。”


    “!!!我主!”“???我又干啥了?”鼠脸懵逼。


    “这个‘真实的飞轮’,我做了不止一个,其实原本就是想送给小仓鼠增加运动量的,你主动提议送给宋书航,真是长大了。为了奖励你,这个‘超·真实的风火飞轮’就送给你了,一边看这个《超级念动力》一边学习吧。只要体验三分钟,你就会喜欢上这个全新升级版的仓鼠跑笼!”九幽白打了个响指,一个巨大无比的仓鼠跑笼从天而降,“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了吧?”


    都是霸宋号的锅!!!仓鼠号悲愤地自己跳进了笼子里,开始跑圈。


    宋书航打了个冷战。白前辈two的心情似乎不太美妙?连对自己的宠物都这样,那他的下场……话说白前辈two的心情怎么说变就变啊?!刚才在现世的时候明明还好端端的,带他来九幽时还罕见地用“抱”这么温柔的方式——平时如果要硬来的话绝对是放在肩上扛的。这比女人的心思还难猜啊。


    “我说了多少次读心术的触发条件,你怎么还是记不住?”九幽白笑容还在,可那笑容显得特别的冷,“two也罢了,女人?”


    “白前辈two我错了!!!”宋书航马上认怂。


    “还two?你还真是一刻不作死就不舒服。”九幽白眯起眼,冷哼一声,将宋书航扛到肩上,“我是抢了个压寨夫人回来,新鲜滚烫的,份子钱你就不用随了,毕竟夫人都是你出的。”


    “……??????”


    END


评论
热度 ( 352 )

© 白色的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