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玫瑰】乌比莫斯之日 上 【忌日快乐AU】

不思远道:

【先看预警!!!先看预警啊各位!!】

【主要人物多次死亡预警!!!!】

【不过是He,真的是He啊】

【私设陛下和娜吉娅是朋友关系】

罗斯以为今天是他的生日。

他错了。

今天是他的忌日。

01

“戒指不错,”特查拉说,“和你的头发很配。”

罗斯没搭理特查拉,他的目光追随着桌上的筹码,直到特查拉把那些筹码全部包下。

“这是生日礼物。”罗斯向特查拉咧嘴笑笑,满意地看着面前的男人脸上露出愧疚的神情。

所有人都知道罗斯讨厌过生日。

当然他讨厌这个理由并不是像一些青春期的女生一样害怕自己老去。只是很碰巧的,每年这个日子他都会失去一些东西――比如他母亲的生命,比如他在意的朋友,再比如一段不那么圆满的爱情。

“我应该送你一个生日礼物,”特查拉没有离开,他靠在罗斯旁边,专注地盯着罗斯的侧脸,“你想要什么?”

娜吉娅,那个漂亮的长腿女孩,穿着礼服长裙和高跟鞋,罗斯刚刚看着特查拉挽着她的手走过来。说实话,他嫉妒了。

“我要你离我的任务远点,”罗斯轻声说,把筹码扒拉在一边,“也离我远点,国王陛下。”

“埃弗雷特――”

“我该走了。”克劳带着一波人从门口冒头了,他走路的姿势像只大猩猩,罗斯一眼扫去没发现他把那块宝贵的振金藏在哪儿。

罗斯推开特查拉,他知道特查拉来的目的,绝对不是给自己庆祝生日的――上帝,他又不是什么满足孩子愿望的圣诞老人。

罗斯暗中碰了一下腰间的枪,如果开始冲突,他不介意将枪口对向自己的前男友。

反正他穿上战衣后也死不了――罗斯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冲突还是发生了,不过不是罗斯预想中的那种。

当罗斯被特查拉揽进怀里的时候,他还没有反应过来。

他们蹲在刚刚那张牌桌后面,头顶上是纷飞的子弹和满天飞舞的木屑。罗斯抱着自己的箱子,耳边似乎能听见特查拉胸膛的心跳声。

这他妈简直就像在做梦,自己穿越进了007的电影,牌桌,枪战和帅气的男主演都集齐了,而罗斯刚好扮演了邦女郎的角色。

罗斯因为这个古怪的念头愣了一会,这很不专业,所以等他回过神的时候,克劳、特查拉和娜吉娅全都不见了,留他一个人站在漫天飞舞的钞票中。

罗斯黑了脸,他已经预料到自己丢了振金和经费的后果了,他可不想一辈子都在CIA还债。

这可以算是CIA有史以来最暴露的一次行动了,罗斯感叹,看着两个女人把长矛放进他的后备箱。如果下次任务再遇见特查拉一行,他要认真地考虑转行。

“我让你进来已经是破坏规矩了,特查拉。”罗斯已经懒得对特查拉用什么尊称。

特查拉的护卫瞪了罗斯一眼。

“国王陛下。”罗斯说。

特查拉在憋笑,罗斯翻了个白眼假装没看见,认真地,那个女护卫说要把自己钉在桌子上的话,自己可全都听得懂。

“那你进去吧。”特查拉拍拍罗斯的肩,罗斯有些诧异特查拉突如其来的好说话,毕竟在自己国家的问题上他可从来没有让步过。

又一次的欺骗,罗斯隔着单向玻璃向特查拉的方向看了一眼,他知道特查拉这个时候一定在看向自己。

“你是愿意相信一个小偷还是相信我?”罗斯质问特查拉的时候,得到了这样一个结果。

实话说,如果不考虑特查拉旁边那个女侍卫把自己钉在桌子上的威胁――这位国王陛下的诚信在罗斯这里还不如那个小偷。

罗斯冷笑一声。

他那句没说出口的话被爆炸声打断了,罗斯下意识地把特查拉扑倒在地。他听到了熟悉的引线燃烧的声音,罗斯不知道特查拉的战衣有多么强大,手榴弹爆炸后有没有伤到他。

面对突如其来的攻击,罗斯只能尽可能指挥所有人躲在掩体后面。

他看见了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身边的娜吉娅。

“娜吉娅――”已经来不及了,那人已经要扣动板机。罗斯瞳孔紧缩,他飞身扑向娜吉娅。

钝痛传来,子弹应该是击中了他的喉咙,他张开嘴,然后鲜血还是倒流进了他的气管。疼痛渐渐地消失,温暖的黑暗包围了他。

“救他,苏睿,想想办法,救活他。”再彻底陷入黑暗时,他听见了特查拉的声音。

“振金不是万能的,特查拉。”

“埃弗雷特,求你,看看我。”

罗斯感到抱歉,他做不到,他就要离开了。

02

“戒指不错,”特查拉说,“和你的头发很配。”

罗斯还能感觉到喉咙的疼痛,他无意识地捏紧了手中的筹码。

“特…查拉?”他尝试发声。

“罗斯?”特查拉关切地问,“你还好么?”

罗斯呆在原地,特查拉还是穿着那身带着暗纹的西装,牌桌上的筹码发出清脆的响声。他掐了一下自己的手指,疼痛如此的真实――这不是梦。

罗斯宁愿这是一场噩梦

“这是生日礼物。”罗斯说。

“我应该送你一个生日礼物。”特查拉开口了,他的后半句话被罗斯粗暴地打断,罗斯推开他向二楼走去,筹码落了一地。

牌桌上的人发出不满的声音,罗斯没有理会。他在耳机中指挥CIA派更多的人过来。

“对,”罗斯站在楼梯上,他看着手表,“找人堵住门口,不用顾忌克劳的死活,我们要振金就行了。”

“罗斯。”特查拉跟在罗斯身后,他伸手想拉住罗斯,罗斯侧身避过。

“和我谈谈。”特查拉恳求,罗斯犹豫了那么一秒。特查拉的眼神似乎从未随着时间变化过,被他这样看着罗斯有那么一瞬间想同特查拉坦白一切。

“克劳到了。”耳机中传来提示的声音。

“我该走了。”罗斯甩开特查拉的手,如果他这次能活下来,他们能有很多时间慢慢讨论。

“嘿,罗斯探员。”克劳露出笑容,然后愣住。

罗斯从腰间掏出枪来,对上克劳的眉心。

“这可不像是交易的态度。”克劳笑起来脸上的皱纹皱在一团,他举起手,身后人的枪口指向了罗斯。

“你老实点,”罗斯说,枪口缓缓下移,指向了克劳的裤裆,“把你裤裆里的大宝贝给我,我就让你活下来。”

“不然,”罗斯偏了偏头,示意在旁边的特查拉,“我只能把你交给瓦坎达了。”

“我――”

罗斯的子弹在克劳的脚边钻了个洞。

“给你给你――”

罗斯满意地点点头,说:“乖孩子。”

CIA的人终于赶到了,罗斯让自己的下属把克劳的人全部绑起来。比起上次来说,这次任务结束得如此轻松,罗斯感到有些不真实。

他好像忘了什么。

“我们谈谈,”罗斯对特查拉说,“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么?”

“我没有对你坦诚,”特查拉承认,“但是这并非我的本意,作为特查拉我愿意告诉你一切,然而我作为瓦坎达的国王,我不得不保守秘密。”

罗斯从特查拉的眼中看见了痛苦,他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那作为埃弗雷特,我愿意相信你,”罗斯说,“但是作为CIA的探员,我必须对你抱有怀疑。”

“所以我们――”

“没有可能了。”罗斯说,他感觉有点冷,缩了缩肩膀。他走出几步又回头,特查拉眼睛亮了一下。

“我不能做主让你们带走克劳,”罗斯说,“但我可以尽量帮你和上头交涉一下。”

特查拉眼中的光又暗了下去

“谢谢。”

罗斯点了点头,他走到克劳身边,对上克劳的眼睛。克劳突然对他露出一个笑,罗斯意识到了什么不对。

“再见了,小探员。”

他忘了克劳的机械手臂,他被一股大力冲击地向后飞速退去,他能听见自己骨头寸寸碎裂的声音。周围的一切都成了慢动作,疼痛到了一定程度后罗斯变得麻木,他能看见特查拉向他扑过来。被特查拉接住的时候罗斯感觉自己已经成为了一个破布娃娃,他腹部有一个巨大的伤口,克劳那一击几乎击穿了他。

特查拉颤抖地跪在他的身旁,罗斯的伤口太大了,他不知道该从何下手,只能徒劳地试图用自己的振金手串捂住伤口。

“罗斯,罗斯。”他的意识开始模糊,特查拉的呼唤越离越远。

“埃弗雷特,操你的,坚持一下。”特查拉的泪水滴在了他的脸上。

别他妈和个小孩子一样,罗斯意识模糊地想着,特查拉你如今是个国王了。

一切又归于黑暗。

tbc



评论
热度 ( 179 )

© 白色的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