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玫】成年人的线下约会(下)

九朝难易:

上期中期灵子转移通道:青春期的网路相思  成长期的微妙情愫

——————————————————————————————


Ramonda觉得T’Challa恋爱了。

 

说实话,在T’Challa和Nakia毫无原因地分手以后,Ramonda就开始担心自己儿子的终身大事。她知道成为下一个黑豹的责任有多重,所以只要T’Challa能找到一个令他开心的人,即使是皇族母亲茶话会上经常非议的网恋也没关系的。

跟现在这个CIA特工比起来,网恋真的不要紧的,真的。

而且之前那个野外做菜的小伙子,声音很好,给自己孙子唱摇篮曲一定好听。

她知道Everett也是个好孩子。他舍弃自己的性命安全保护了Nakia,他看向T’Challa的时候,眼睛里满是倾慕与信任,就像Wakanda的晨星。但是T’Challa,吾儿,除了间谍和特工以外你就没有别的人可以喜欢了吗?

总之除了Kenny以外,外来人当王后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当皇后。

她看Everett最多也就当当《黑人国王的白人男孩》。

 

然而她没有想到T’Challa这辈子这么短。

Shuri伏在母后的身上哭泣:“哥哥太惨了,他还不知道他喜欢了一个青春期的Kenny和他出了一趟门就看上的Everett是同一个人呢。”

母后的内心也很惨。

好端端的,不仅儿子没了,生活急转直下还变成了《贤妻儿媳是特工》。

——Ramonda在皇族母亲聊天室里发言。

 

她默许了Nakia把Ross带进由王后、公主和王的前女友组成的队伍里,并且向Bast,向自己的亡夫和儿子祈求Wakanda的和平。

“Amaku.”她听见白色的殖民者随着她的声音悄声念了一句。厚厚的毯子裹着他瘦小的身体。他的眼眶红红的。

她只能分出一丝精力,去希望Wakanda以温柔的命运对待这个来不及成为T’Challa伴侣的孩子。

 

她的祈祷见效了。


-------------------------------------------------------------------


系统提示:对不起,超过2分钟不能撤回。

好吧。

姐妹们,我儿子又回来了!   ——Ramonda

 

她站在Jabari部落的白猿雕刻旁,目送着一行年轻人远去。

Nakia和Shuri走在前面,T’Challa矮下身子来跟Ross分享同一条毯子,走在后面。

Ross在跟他分析Erik的弱点,与他讨论明天的战略。他仰起头来看着年轻的国王,雪花落在他银色的发丝上,被T’Challa随手拂去。

这动作太过自然,Everett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尴尬还是害羞。但是他粉红色的耳朵早已出卖了内心。

“Agent Ross,你相信黑豹吗?”

 “作为神还是作为人?如果你指的是Bast神,我并没有你们的信仰。”

“那么,你相信我吗?”

“是的,Your Majesty。”

Ross直视着他的双眼,海蓝色的眼睛里满是憧憬与信赖。不知道是不是错觉,T’Challa觉得只要在他的面前,Everett的脸上便会带上更生动的笑意。

他希望在Wakanda的王位边,永远都能看到这份笑意。

 

 -----------------------------------------------------------------


修复战争带来的创伤比打赢战争更艰巨。

他把堂弟的骨灰撒在海洋上空,他把朋友的战刀收缴在军械库。多亏了Shuri的技术,没有多少人员伤亡。但是战火燎过的草原变成了焦土,永远地刻在了人民的心里。

 

稍微安定了些后,他去Jabari部落迎接母后,同时怀着胜利与这样的心情。

Ross在他的要求下同他一起上了白猿山。

Ross在那一战里也受了伤,他的下肢被冲进实验室的飞行棋残骸甩中。虽然Wakanda的医术高超,Shuri保证Everett一定能行走如初,但是T’Challa依然觉得,有些东西已经永远变掉了,就像Everett的身体一截髀骨被换成了振金。

Ross应该得到更好的休息,他的理智告诉他。但是他无论如何都不舍得离开他,或是无法离开他。

战争后的Ross是他从来没见过的样子。浴血之花,悲伤却从容。他镇定地站在他的身侧,和Nakia、和Okoye、和妹妹一起帮助他修补Wakanda的伤口,成为了他的支柱。

Ross不是瓦坎达人,但T’Challa知道,他的心已经与Wakanda同在。

那便是与T’Challa同在。

所以他一定要带上Everett来见母后。

 

Jabari白色的山道上,小雪簌簌落下。T’Challa希望这不是Wakanda唯一幸免于战的地方。他的手指发痒,想要翻出曾经的收藏,浸没在Kenny的声音里。

总是这样,在他失意的时候,他习惯性地去寻求Kenny声音的慰藉。他以为自己早已脱离了青春期,早已成长到不再需要一个虚渺的声音的安慰。然而他还是一而再,再而三。

但是他看着身边的Everett,他的手指却想去牵Everett露在蓝色毯子外的手。

于是当他的手真的牵起了Everett的,而Everett却没有将他推开时,他向他坦白:“Everett,我曾经迷恋过一个人的声音……当我与堂弟搏斗的时候,我甚至从耳麦里听见了他的声音。”

“是吗?”Everett哼了一声,没再理他。

T’Challa觉得刚刚说了这话的自己恋爱技能为负,心上人怎么会想听他以前的情史。但是还好Everett的手并没有抽开。

他干咳了一声转移话题:“你的腿觉得怎么样?”

“你是在问用我的身体保管全世界最贵重的金属的感觉?”Everett望向远处依稀可见的白猿图腾,没有正眼看他。“还不错。我不完全是个外来者了,我的身体里现在有一部分Wakanda。”

噢,T’Challa,你可得学着点恋爱技巧。他现在只想把Everett体内注满Wakanda。

 

走到Jabari部落前,Everett推开了他的手。“我不打扰你和母亲的谈话了。”

“可是……”可是我把你带过来的意思就是要见家长。

“我去找M’Baku要素食减肥餐。”Everett头也不回地走了。

大概还是在生他想着Kenny的气吧。

 

 -------------------------------------------------------------------

 

感谢白猿部落将他母亲安置得很好。

他一进屋就看见Ramonda和M’Baku的母亲围在小火炉前边吃小饼干边看视频。

视频里传来Kenny的声音。

Ramonda正一脸得意得看着M’Baku母亲:“怎么样,我儿媳妇很能干吧?又会烧饭又会开飞机。”

T’Challa第一反应:Kenny不是他的媳妇。

过了一秒。

等等,开飞机???

 

--------------------------------------------------------------------- 


他辞别母亲走出室外。长长的栈道在雪山山腰处盘旋向上。他一边走,一边静静地看雪上折射出的月光。

行不过两个弯,他看见远方的雪地里有一块蓝色的毯子蹲在地上,走近前,发现了他正在寻找的Everett像刺猬一样团着身体在雪里摸索。他的一只手里捧着小木碗,里面盛着类似于素食沙拉一样的东西。

T’Challa悄悄走近,想要吓吓他。“Everett!”

“哦。”小特工仿佛早就发现了他。不仅没有惊一跳,还无动于衷地继续埋头专注自己的事情。

“你在做什么?”T’Challa蹲到他的身边去,却被不动声色地拉开了距离。

“找吃的,Your Majesty。”他的声音听上去嗡嗡的,仿佛有点委屈。

“M’Baku他连吃的都不给你?”T’Challa一把揽过刻意不去看他的人的肩膀,强迫Everett正视他的眼睛。“他饿了你多久了,Everett?不要为我和白猿部落的政治关系担心,放心地告诉我。我不会容忍他让我的好朋友饥饿。”

“哼,朋友。我是Agent Ross,不是你的好朋友。”Ross在T’Challa的手里挣扎了一下,最终还是接受了国王在他身体上施加的重量。“M’Baku对我很好。我只是自己好奇,他们在这种雪山里怎么保持吃素的。”说着,他低头从碗里抓了一把冰豆子丢进嘴里。

T’Challa一下放松了下来,但是仍没有把手从Everett身上移开的意思。他不自觉地收紧了手臂,让怀里的人靠自己更近了一些。“那你找到了吗?”他声音低沉。

Everett被他陡然降低的声音一惊,终于抬起了头来。星月映在他海蓝色的眸子里,T’Challa想要吻他。

语言不能传达的东西,就让行动来传达。他低下头,越来越接近Everett的唇。他感觉怀里的人呼吸逐渐急促,眼神透露着期待。

这会是个完美的吻。

 

然而并不是。

他被塞了一嘴豆子。

“抱歉Your Majesty,可不能让你因为我而毁约。”他抬起头,看着Everett露出了得意的笑,那笑容的弧度与他看Everett时的弧度学了个十成十。他的心尖发痒,胸膛仿佛升腾着甜腻的气泡,于是身体比脑子动作更快——

他把特工扑倒了。

花纹繁丽的蓝色毯子在Everett的银发下散开,冰豆子撒了一地。Everett躺在自己身下,嘴唇与嘴唇相对,说话时互相摩擦。

“什么约定?”他说话时的吐气扑在Everett的唇上。

“一个你不应该许下的约定。”Everett下意识伸出舌头,舔了舔唇角。“为了忠于我,所以你不能吻我。”

“为什么?”淡粉色的舌头掠过了Everett的唇同时也掠过了他的唇,他只在等身下人最后的同意。“为了表达我对你的爱,我要吻你。”

Everett又露出那个和他非常相似的笑了。他决定Ross就是个小坏蛋,仗着他对他的尊重有恃无恐。

他看着Everett缓缓地举起手贴近他的脸庞,一截皓白的手臂从宽大的衣袖下露出来。他柔软的手掌按着T’Challa的额角,指尖从发际滑到耳后。这触感太过细腻,从发梢一路烧到心尖。他想要在这月色下就地吃了他。

然后他就听见了自己的声音从Everett手腕的Kimoyo珠上响起:

“所以,如果Kenny真人出现在你面前,你会吻他吗?”

 “不会。”

 

“你……”T’Challa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他不是没有怀疑过,相似的身高,相似的鼻音,甚至是相似的创伤和经历。只是因为太过珍视,所以不敢开口去询问。

但是现在。月光就着雪,照得四周一片晶亮。一张蓝色的毯子铺开在雪地正中,他的Kenny,他的Everett就躺在上面,唇角挂着懒懒的笑意。

他的领口因为刚刚被他撞到地上所以微微松开,露出他盛着月光的浅浅的锁骨。Everett曲起手臂,把自己撑了起来,那弯月光就从他的锁骨滑下,沿着他的胸膛,没入了T’Challa的眼睛无法探求的地方。

他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燃烧,然而他却不敢轻易行动去打扰。

简言之,在每一个姿态都盛放着邀请意味的Everett面前,他居然又呆住了。

“过来。”特工的手引导着他,黑豹顺从地低下了头。Everett自己也挺起了身子。

“幸好你没有发誓不让Kenny吻你。”

他向T’Challa献上了自己的唇。

 

——————————————————————————————

不负责脑洞:

“Kenny——”

“不许亲亲,不能亲亲。”

“Everett——”

“你说了不让Kenny做你男朋友的。”

“我已经给Shuri扩建实验室了,违约的惩罚已经被履行了。你还想要什么呢,我的爱人?”

“嘘——我要你完全的身体和心灵,白天我要你看着我的身体在群臣面前敬我如师长,夜里我要你将我当作你的容器,肆意玩弄不许停息。”

“可是我们还没有亲亲,怎么能上床呢?”

“雪地里,书桌上,都可以。为什么一定要床呢?”

 

- 所以真的成了《黑人国王的白人男qing孩fu》呢。


———————————————————————————————

非常感谢大家能容忍我乱七八糟的脑洞和文笔看到这里!

这是我人生第一篇非一发完的完结坑 ಥ_ಥ 对于我这个开坑一时爽,填坑随便窗的不负责文渣实在是太有纪念意义了。

感恩大家的小红心小蓝手,要是没有你们的话,我真的可能又一次激情弃坑了(趴

蹦起)再次致以最诚挚的谢意!希望豹玫天天有糖吃!Everpanther Forever!

评论
热度 ( 223 )

© 白色的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