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玫】成长期的微妙情愫(中)

九朝难易:

开写的时候以为一发完结,写完了(上)以为只有一个(下)……

希望写(下)的时候不要出现(下下)之类的东西(起名字真的困难(x

上期灵子转移通道:青春期的网路相思 

——————————————————————————————

T’Challa的眼睛不住地往Ross身上瞟,尤其是在他的头顶和手上流连。

五英尺六英寸的身高,白而柔软的手。这两样特征让T’Challa封存在记忆里的什么东西蠢蠢欲动。他没有办法不去把他和Kenny联系起来,即使他记忆力的Kenny温柔沉静,而他眼前的Everett更像一只张扬的小猫。

他第一次见到Ross就有这种感觉,小小的银色美短,昂着头走在一群高大的黑衣保镖前面。

美短向他伸出手,但是眼神却并没有和他交好的意思:“为你们准备的是办公室而不是牢房,所以请你不要乱跑。”

他的手握在掌心小小的,如想象一般柔软。他情不自禁想要翻过这位特工的手来,展开他的掌纹,研究这双手与他记忆里朝思暮想的手合不合。

 “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的手?”他一边说一边用拇指轻轻按Ross的手背,真诚地看着他。

于是他看到了Ross双眼圆睁,双唇微启的可爱呆滞状。但在接下来的短短两秒内,Ross就立即从震惊.jpg迅速地切换到了“这猫人王子怕不是个变态手控”,又切换到了“拜托,瓦坎达就没有什么高质量的言情小说教一教这位王子该怎么搭讪吗”的表情。其面部肌肉的生动一瞬间让T’Challa领悟了人的无穷可能性。

Ross轻咳了一声:“我也很高兴见到你,希望合作愉快,YourHighness。”他迅速地抽回了手。

但在他眼里,那双白皙的手从自己的虎口慢动作滑走,肌肤的纹理在他的手心带来细致的摩擦。在指尖勾连的一刻,他完整地看到了Ross的手掌。

他们俩的姻缘线真的挺合的。

 

 

T’Challa愿意相信是自己的人格魅力感动了眉头皱巴巴的小特工,让他能为他保守黑豹身份的秘密。在回程Wakanda的飞船上,他又一次悄悄听起了Kenny的视频。视频录制的年代久远,当年清晰的声音如今已有些失真,但是语调里的茸茸的温暖却一如当年。

他抱着黑豹头盔坐在舱里。外面已能看到Wakanda一直对外呈现的景色:辽阔的草原壮丽的山川,边境部落的子民策马扬鞭,宏伟的瀑布从峭壁飞临深谷。

这是他父王治下的Wakanda,他觉得自己的脚下有Bast的伟大灵魂在升腾。然而此刻他只不过是个失去了爸爸的儿子,一个还没有做好准备的王子。他不知道他下一步将如何行动,只有脑海里,Kenny的声音轻轻地说:“这种顽强的小果子在战争地区非常常见,在清水没有供给上来的时候,它们就是我们的希望……”

窸窸窣窣,Kenny把一旁的杂草清开,把果子从地上拔起来,直接凑着茎干吮吸汁水,然后许久没有说话。

Kenny的沉默陪着他航行,恍惚间他又回到了只要听到那个人的声音就无比满足的少年。

但他现在不满足了。

他闭上眼,脑海里全是鲜血和硝烟。Kenny的声音穿梭在落下的石砖内显得过于安静,当他未见识过命运的残酷时,他认为那种沉静是一种优雅尊荣。然而当他看过生死后,他才发现Kenny的声音只不过是有一只悲伤灵魂的无声哭号。

他不满足地想,如果他能拥有AgentRoss的声音,让这个张扬的小猫特工指引他飞行,又会怎样?

Ross有着不符合职业形象的可爱翘鼻头,当然也有着同样可爱的鼻音。他的基质里有着和Kenny相同的沉静,却被他隐藏在嗓音深处。每当面对国王时,他总是故意把自己的声音压得低沉而危险,像一支玫瑰花上张牙舞爪的刺。但那正是他此刻所需要的生机。

 

他想起了他离开联合国之前,Ross不顾Dora Miraje的阻挡要跟他说话。

“说吧,Agent Ross。我在听。”

“Your Highness。这话由一个特工来说可能不太合适,但是此刻我仅仅是以Everett Ross的个人身份与您交谈——我理解国王的离去给国家和你带来的伤痛,我深表歉意。”特工第一次对他低下声音,他柔顺的金色发旋和温柔的鼻音让他动容。

“作为一个王子,您独立、强大、善良。我尊敬您,仰慕您。”

“一个朋友曾告诉我:在Wakanda,死亡并不是终点,而是另一种开始。我一直深深地相信着这一点,那些你所认为失去了的其实从未离开。”

Ross的眼神真诚,眼睛蔚蓝宛若大海。在他的视线下,他就像聚光灯下的羚羊,一瞬间被这人捕捉。无法言语。

在Ross浅金色头发的反光下,他感觉自己心里的每一个悲伤都在变轻发亮,像沸水里的泡泡,上升到表面轻盈地破掉。

他终于回忆起了笑容:“谢谢你的劝导,Agent Ross。你想要推荐给我一些治疗伤痛的灵药吗?”

Ross圆圆的眼睛睁得更大了,仿佛被惊起了隔日的梦。隔了半晌,他默默点头:“你可以回到你们曾经去过的地方,做曾经做过的事,把你想对他们说的话记录下来。他们会听见你的声音的。”

Ross的声音有一瞬间的低沉温柔,当他看向远方天际的时候,睫毛在他的脸上投下一片扇形的阴影。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忍住了没有去拥抱Ross。或许下一次。

 

 

没想到下一次来得这么快。

上一秒,他还在赌场的牌桌上,黑色西装的金发特工低着头浅浅地抿了一口Martini。金色的睫毛像小扇子一样上下翻动,直到看到他的时候,蓦地定住。T’Challa突然回忆起了第一次看Kenny视频的时候,想把成熟的莓果碾碎在他白色的皮肤上的冲动。

下一秒,他就把一颗圆润饱满、深紫色、带花纹、可遥控的Kimoyo珠塞进了Ross的身体里,并把他带回了家。

 

 

“拜托哥哥,能不能收敛一下你的表情,真的有点恶心了。”

短短半天之内,T’Challa已经来了三四次。每次来都要捏着她病人的手,嘴唇在Ross的指节上游移,一副要吻不吻的样子。

“如果你饿的话,点心就在餐厅里。不要吃我病人的手。”

“为什么,Shuri?Agent Ross看起来不好吃吗?”很好,T’Challa已经在用嘴唇拱Ross的眉弓了。

 

“可是我以为你想吃的是Kenny。”Shuri装作漫不经心地说,手上偷偷地开始录音。

T’Challa果然支支吾吾,从脸红到了耳根。“那时我还在青春期,Kenny他又那么可爱。你和Nakia不是也喜欢他?”

“但不像你一样每天晚上要听着他的声音才能睡觉。”而且不像你一样真人在你面前了还认不出来。

“Kenny的声音确实总是能让我镇静下来。”T’Challa想起了为了黑豹训练而无眠的晚上,Kenny的声音陪着他一起看草原的星群。“我现在只是感谢Kenny。”

“感谢他?”

“感谢他的视频陪伴我成为了黑豹。也感谢他让我遇见了Everett。”T’Challa注视着Everett的睡颜,这个人的眼袋每次见都那么大,仿佛永远疲惫着。T’Challa想起Everett说过,他理解失去亲近的人是什么感觉。他的肩上到底背负着多少个人的重量呢?

“我总觉得Everett很熟悉,第一次见面就仿佛已经认识了很久。我觉得那是Kenny在帮我们。”

 

意思是Everett自己帮自己惹上了黑豹国王?

幸好T’Challa全神专注于Everett,不然憋笑真的很难。

“所以,如果Kenny真人出现在你面前,你会吻他吗?”Shuri走近了一步,好让Kimoyo珠的录音更清楚一点。

 “不会。”

 

“没有一点犹豫?那要是Kenny想做你男朋友呢?想清楚了再回答哦。”

“绝对不要。我不会背叛Everett的。”T'Challa的眼睛盯着病床上沉睡的人,一瞬不瞬。

“如果你说话不算话,我要我的实验室扩大一倍。”

“我以Wakanda国王的身份答应你。”T’Challa心不在焉地回答道。他在努力地用拇指捺平Everett的额角翘起的头发,觉得自己应该去学一学怎么为恋人抹发胶。

 

 “看来皇后已经在他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定下来了。”Shuri偷偷收起录音,她的实验室扩建计划终于有着落了。“看在你这么配合的份上,给你个机会。”

“什么机会?”T'Challa疑惑地看向Shuri,没有注意到Ross的手指微微颤抖。

“笨蛋T’Challa,当然是像王子公主一样吻醒他啊!生物体征显示,他还有……10、9、8……”Shuri故意数慢,却发现T'Challa已经用上了自己全部的力量一眨眼逃出了实验室。

声音从Kimoyo珠里传来:“Okoye在找我,我先走了。如果Everett问起我,让他在侧殿乖乖等我。”

 

逊毙了哥哥!追求嫂子居然还得靠她来。

 

她转过身去,对着刚刚睁开眼的特工,露出了她能想到的最纯真的笑容。

“欢迎回家,Everett Kenneth Ross。作为你的视频订阅者,我想我可以直接喊你Kenny?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尤其是T’Challa。”

“感觉怎么样?脊椎活动适不适应,有被猫咬掉一个手指吗?”

“对对,这里是Wakanda,我是他妹妹Shuri。哦对了,他让你等会去他的寝室等他。”

“没错就是寝室啊,bed——room——你都脸红了,还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吗?”

“不过在此之前,这里还有一段录音要给你听……”

————————————————————————————

In Section A, you will hear ten conversations. At the end of each conversation, a question will be asked. The questions and conversations will be spoken only once. (被打

评论
热度 ( 196 )

© 白色的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