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玫瑰】五次特查拉受到了“特别”款待,一次他没有

莹瞳:

☞CP:特查拉×埃弗雷特·罗斯(含轻微的埃里克×罗斯,也有轻微的all玫瑰向

☞有私设。人物OOC。请注意避雷!

☞应该算是糖。

☞推荐隔壁的刀片糖:《【豹玫瑰】One Day

☞本文简介:埃弗雷特喜欢猫,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然而,他对猫毛过敏。



 

 

  — 01 —

 

  特查拉第一次接触CIA的时候,他被特工们严谨的工作态度震撼了——当他们进行了三次检查并最终以惊恐的表情从他身上提取了一根动物毛的时候,特查拉真的被惊讶到了。他心想:“难道我私下养豹子的事情被发现了?!”

  特查拉永远都不会想到,这么严谨的检查是因为他让人家的boss打了个喷嚏。

  之后,特查拉见到了CIA的负责人——一个小个子的白人——抽抽鼻子,拎着装有从他身上提取到的动物毛的透明密封袋看了老半天,然后用一种微妙的语气(后来他知道那是羡慕加嫉妒的语气)对他笃定地说:“孟买猫,你眼光不错。”

  特查拉暗自松了一口气,微笑地对那个小个子白人说:“你眼光也不错。”好歹孟买猫被称为“小黑豹”,你也不算全错。

 

 

  — 02 —

 

  当特查拉第二次踏入CIA的地盘时,他终于知道了小个子白人的名字——埃弗雷特·罗斯,不过他对此不感兴趣。

  无论是谁,在“父亲受伤,自己独自追击嫌疑犯却被CIA拦下”这样的情况下,都不会保持一颗愉悦的好奇心。

  好吧,收回前言,他其实还是挺感兴趣的——尤其是CIA对他的态度。

 

  “请问您喜欢什么样的口味?”

  “什么?”

  “例如最喜欢的水果口味是什么?”

  “呃……葡萄?”

  下一秒,在他面前出现了葡萄……口味的猫粮。

  特查拉默默把头盔摘下来,他再次见证了特工们惊恐的表情。

  “天哪!他不是猫!”

  很明显,我是个人啊!!!

  “为什么!他不是猫王子吗?”

  谁跟你说我是猫王子???

  “把东西全都给我撤走!连水都拿走!还以为这次终于给boss找到一只可以养的猫了,结果居然是只公的……呸,是个男性人类。”

  态度变得太快了吧!刚刚还在笑脸相迎,现在全都变成清一色的扑克脸,甚至看他的眼神还带有怨念。

  恰逢这时CIA的负责人罗斯特工端着咖啡出现了。特查拉想起刚刚在车上某人问他:“可以让我捏捏你的猫耳朵吗?”再结合特工们的反应,他似乎知道了些什么。

 

 

  — 03 —

 

  第三次见面时,连特查拉都不得不感叹一句“真有缘”。他凑到纳吉亚耳边,对她说:“我知道交易对象了。”然后他与他的女伴分开,来到了某个CIA特工面前。

  特查拉还没开口,CIA的负责人罗斯特工就说:“别想。”他很清楚克劳和瓦坎达之间的恩怨,但是这次任务不应该由瓦坎达来插手。

  于是特查拉放下狠话:“这不是协商,这是通知,我们要定克劳了。”

  结果罗斯特工翻了个白眼:“那样的话你还说什么,直接动手,我不介意。再见,好走不送。”幸运女神似乎眷顾着他,他随手下的注赢了个满堂红。但他看上去并不在乎地拿着得到的筹码走开了。

  特查拉看着罗斯特工的背影,感觉自己被噎住了。他没注意到的是,罗斯特工对着通讯器小声说:“各单位注意瓦坎达人,别让他们毁了任务。”

  特查拉不死心地跟了上去,他轻轻地搂住罗斯特工的肩,对他眨眨眼,然后说:“喵~”

  罗斯特工感觉浑身上下热血沸腾,一声短促的猫叫声就像在他心脏轻轻地挠了一下,却让他感觉不太妙——那种意志要背叛任务的“不太妙”。

  特查拉见有效,当然是要乘胜追击地……多“喵”几声。他能够感觉到罗斯特工的动摇,他的大眼睛此刻相当有用,以一种可怜的姿态看着罗斯特工。

  “……下一次,可以让我捏捏你的猫耳朵吗?”

  特查拉这次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就连抓住克劳后被“要求”把他送去CIA的临时据点时,特查拉的嘴角都是往上翘的。

 

 

  — 04 —

 

  这一次的会面有点糟。

  毕竟上一次会面的结果就是CIA的负责人重伤后被他们带走。但相对的,逃走的克劳被CIA的人抓了回去。

  这次CIA要求他们归还罗斯特工,作为交换条件,他们会将克劳转交给瓦坎达。

  其实就算CIA不提出来,特查拉也打算让罗斯特工回家。罗斯特工是为了救纳吉亚才中枪的,他们负责治好他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就算之后罗斯特工可能会看到不该看的东西,例如瓦坎达的真正实力。

  事实上,罗斯特工也确实了解到了瓦坎达的一部分实力,他为之惊叹。但这点暂且不提。

  现在最关键的是,作为护送罗斯特工回家的负责人,特查拉收获了CIA特工们的怒目圆瞪以及洒出来的一杯咖啡。奥克耶看起来想打人,但被特查拉拦了下来。他们是来送人回家,不是来打架的。而且能够抓住克劳,已经是他们最大的收获了。

  况且特查拉现在有更加紧要的事情要做,例如“关注”(实际上是“窃听”)罗斯特工的情况。

  虽然特查拉认为可以信任罗斯特工,但是瓦坎达的其他人怀疑罗斯特工会泄密,所以他们在他身上做了手脚——某个“小东西”镶在了罗斯特工的血肉里,就在他原本受伤的地方,以美国人现在的科技水平是无法检测出来的。

  罗斯特工没有说他被送去了瓦坎达,毕竟一天时间要从美国到瓦坎达治疗一个重伤的人后再回来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起码对殖民者来说是不可能的事情。”苏芮毫不留情地在通讯器里吐槽。

  罗斯特工甚至没有说任何事情,只是以公式化的语气报告自己得到了救助并且被护送回来的事实。他似乎很擅长周旋,对其他人的审问他都不痛不痒挡回去了。

  特查拉开始怀疑自己的做法对不对,他让一个美国公民陷入了国家的怀疑中。在来这里之前,他曾经问过罗斯特工会不会向美国政府汇报瓦坎达的情况,当时的罗斯特工以十分坚定的语气回答“NO”。

  “不是为了你们,而是为了世界。”——这是罗斯特工给出的回答。

  纳吉亚曾经劝说他,让瓦坎达开放自己的技术去让世界变得更美好。而罗斯特工已经看出了事情的本质:瓦坎达的隐藏不过是自身的懦弱和担忧,但同时世界的平衡也是脆弱而动荡。没人知道一旦公开瓦坎达的真实实力会带来怎样的结果,罗斯特工却似乎抓到了一点矛头:正如瓦坎达害怕外界会加害他们一样,世界也会害怕瓦坎达的强大。这是摇摇欲坠的平衡,取决于瓦坎达的统治者如何去利用瓦坎达的力量。如果瓦坎达没做好准备宣告自己的实力的话,外界的逼迫反而会让瓦坎达进行毁灭性的反抗。所以罗斯特工选择保密。

  但是保密到底是不是正确的决定,这就是罗斯特工承受的风险。如果瓦坎达想要用这股力量来统治世界,那么其他国家将会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遭受毁灭性的灾难。他却选择承受这样的风险来保密,不得不说他的勇气让人敬佩,连瓦坎达都没有这样的勇气。

  【不是为了你们,而是为了世界。】

  ——或许,瓦坎达也该做出改变。

 

  — 05 —

 

  这一次,特查拉受到了前所未有隆重的款待。毕竟,现在瓦坎达作为最神秘、最受欢迎的国家,它的王子也必定受到隆重的招待。领头的招待人员是老熟人,当然了,特查拉不会告诉罗斯特工,他早就知道这一点,甚至还出了份力,让他成为这次交流会议的负责人。

  罗斯特工以相当官方的话语向特查拉介绍这次会议的流程,尽管那份流程早就发送给特查拉看过好几遍。

  “我们之间真的要那么疏远?”

  罗斯特工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特查拉,同样用官方的口吻回答:“这代表了我对您的尊重,特查拉殿下。”

  “但是,我们一起经历了不少,我觉得我们也算是熟人了。”

  可以说,他们其实算不上熟络,毕竟一起经历的那些事情都不算是好事,其中甚至很大部分存在两者针锋相对的情况。如果不计入特查拉知道他每天早晨会要一杯拿铁,加三颗糖;中午那顿有时有有时无;下午茶却从不缺席,至少会留有十分钟的下午茶时间,像极了英国人;晚餐喜欢自己一个人,餐后会独自小酌两杯;夜里有时会做噩梦,似乎跟以前的经历有关;另外,他很喜欢猫,很喜欢很喜欢,他总会订购许多与猫有关的物品,却从来都用不上,因为他对猫毛过敏,所以他只能观看猫咪视频,撸别人的猫……他知道罗斯很多事情,但罗斯不知道他知道这些事情。

  资料上不会写明一个特工的私生活,但是埋在罗斯血肉里的“小东西”却“出卖”了他。

  特查拉知道自己不该这样,他的本意是防止罗斯泄密,而非窥视罗斯的私生活。但他很在意,跟上了瘾一样,像极了痴汉盯着一个人不放。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放手,尤其是在另一人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

  他已经下定决心了,过了今天,他就彻底关闭罗斯体内的那个“小东西”。他们已经公开瓦坎达的真实情况,那么就没必要继续监控罗斯特工的言行——早就没必要了,而且那不是“监控”,那明明就是“偷窥”。一想到这一点,特查拉觉得脑瓜子痛。私心上来说,他一点都不想关闭它。

  每当他苦恼于瓦坎达与外界的复杂关系时,他就会听听罗斯的心跳声、罗斯的抱怨声,甚至是罗斯的梦语,它们总能神奇地让他焦躁的内心平静下来,让他接触到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罗斯特工。

  但特查拉现在得要放弃它们,他得要真正去接触“埃弗雷特·罗斯”这个人,他认为这会让他重新着迷。

  感谢苏睿新做的战衣,他只需要启动战衣,“猫咪制服”覆盖他全身。他以“黑豹”的形态说:“我觉得我们可以做朋友。”

  “认真的?”罗斯特工挑着眉头,用一种新奇的目光看着他,然后用一种调侃的语调对他说:“如果王子殿下不再给我带来额外的工作的话,我们确实算得上是‘朋友’了。”

  “特查拉,叫我特查拉就好。”

  “……埃弗雷特,当然,有人的时候还是叫我罗斯特工吧,不然上头又得让我交报告了。”

  这是一个不错的开头,不是吗?

  特查拉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 -1 —

 

  “听说你们这里招‘猫’?我还欠你们boss一个‘猫耳朵’服务。”

  特查拉调皮地眨眨眼,可惜是眨给瞎子看。

  对于三天两头跑来CIA做客的瓦坎达王子,就算他们想要表现得再热情一点,耐心都早已被磨没了。难得这次他消失了一个月,还以为他终于放弃打自家boss的主意了,没想到这人居然厚颜无耻地来应聘当“猫”。

  负责招待特查拉的妹纸翻了个白眼,不耐烦地指了指后边刚好路过的人,说:“Boss已经有‘猫’了。”

  那人有着跟特查拉相似的巧克力肤色,头顶有着两只猫耳,尾骨处还有一条活灵活现的猫尾巴在左右摇摆。

  特查拉不敢置信地问:“猫人?”

  “想多了,日本进口的猫耳和猫尾套装,虽然没有你的‘猫咪制服’那么高科技,不过谁管它呢?反正手感跟真猫毛一个样。”

  卧槽!这个跟瓦坎达王子抢工作的人是谁啊!

  特工妹纸看出了特查拉那点小心思,她耸耸肩,毫不犹豫地把那个人的资料卖了:“他叫埃里克,本职是雇佣兵,算是我们的编外人员。上次克劳跑了就是他抓回来的,结果转眼间就不见了boss,当时气死他了。他对你可不待见,你别去惹他,况且他还是boss的新宠,你跟他闹起来的话,boss可指不定会帮谁。”

  正巧这时,在不远处观望的埃里克扯开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此时谁也不知道,正在办公室里从单向玻璃往外面张望的埃弗雷特也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从今以后,我也是有猫的人了。

  ——而且是有两只。

 

 

——【关于本文的私设】——

  1. 豹爹没有死,只是受了伤。此事影响了所有事情的后续发展。

  2. 罗斯在《美队3》中,设定是联合反恐中心的一名官员,但在本文设定一直是CIA的特工,在《美队3》中被派遣为美国特遣队的指挥官。

  3. 由于豹爹没死,埃里克也没蠢到跑去挑战政权稳固的豹爹,恰巧这时他找到了人生的新意义(当喵?)


评论
热度 ( 295 )

© 白色的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