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MR] If I Ain't Got You

42:

豹玫瑰BE警告。当然你可以理解成OE。

全文2000+

    ***

    提恰拉死了。

    当娜吉亚随着夜风带来了这一消息,埃弗雷特听见了自己的某一部分突然碎裂的声音,本以为有些东西风化太久之后应该不会感到疼,他还是把手心掐得发白。

    时间紧迫到来不及去问发生了什么,提恰拉的家眷当即决定带着这位外来人登上瓦坎达的雪山,去找信奉白猿神的首领姆巴库。现在只有异教徒可以与黑豹的伪王抗衡了。而当娜吉亚奉上心形草请求帮助时,姆巴库的眼神没有离开过这位裹着蓝色毯子的男人。膝盖冻得发木的埃弗雷特本以为那是因为自己没有下跪。

    之后姆巴库带他们来到了提恰拉身边的时候,年轻的国王看起来那么像是死了。埃弗雷特不敢上前,姆巴库就站在他的身边,对着埃弗雷特耳语:“多多少少,我欠他的,一切都是白猿神的安排。”

    “谢谢。”

    埃弗雷特并不能理解他们的信仰。但他的眼睛从未离开过提恰拉,在提恰拉的母亲祈祷的时候,姆巴库示意他回避。

    “先祖保佑。”埃弗雷特同他们一起低声祈祷。

    姆巴库什么也没有说,一直低头端详这位为国王而来的客人。

    ***

    我当然不会把人借给你。姆巴库在他的王庭回绝了提恰拉的要求,现在他们两不相欠了,为什么要让自己的人送死呢。

    姆巴库信奉力量,想要存活,也尊重传统。他没有义务更没有必要去帮助提恰拉,他们做了足够久的旁观者,久到他清楚地明白隔岸观火会让他和他的族人活得更久。而且帮助提恰拉能有什么好处呢,他赢了还好说,如果输了岂不是与整个瓦坎达为敌?这绝不是明智的做法, 除非能得到切实的回报。

    “跟你一起来的白人,他就是你几年前在那个叫不列颠的地方遇到的家伙吗?”

    “你问这个做什么?”

    “就是问问,提恰拉,他们传言说你爱上了一朵玫瑰,不打算回到瓦坎达了。现在看来他的魅力远没有那么大,不值得你放弃你的王位。”

    “我并非为了王位回来。”

    “是的,为了你没能保护好的父亲。”

    “我不止是为了他,姆巴库,我也为了瓦坎达的人民。”

    ***

    这是我欠他的。姆巴库说。

    埃弗雷特何尝不是呢。提恰拉分明可以选择让他缓缓吐出最后一口气。国王不该带着外来人回到瓦坎达,冒着将瓦坎达暴露的风险救他的命。或许这是提恰拉在念及旧情,埃弗雷特自嘲地想,但现在他是美国政府的代表,他应该从更专业的角度思考——善良的瓦坎达国王不想看到有人死去。就像在争夺王位的仪式上逼姆巴库求饶,而不是直接了结他的性命。

    所以现在,埃弗雷特很高兴他能帮上忙。

    “如果我答应你,你就愿意为提恰拉出兵?”

    “以白猿神的名义起誓,我决不食言。”

    提恰拉和苏芮他们在与留在姆巴库这里的母亲作别,站在一旁的埃弗雷特被笼罩在姆巴库的阴影下,他只有微微歪头才能看到被姆巴库遮住的提恰拉,现在这些对话只有他和姆巴库能听到,提恰拉甚至没有注意到这边。

    “你不怕我事后反悔吗?”埃弗雷特的语气平静又克制,他没有在暗示什么,也没表明自己要不要答应。

    “你也要发誓。向你的神发誓你绝对不会食言。”

    “我不信神。”

    “你当然信,你为了提恰拉祈祷,先祖回应了你,你应当保持你的敬畏和忠诚。”

    埃弗雷特无奈地笑笑,他不知该如何向姆巴库解释之前的祷告和信仰之间恐怕并没有直接关联,那些泛神的信仰,就算你不知道你在向谁祈祷,但你相信有什么存在能听到的时候,你也会得到回应的。埃弗雷特如此相信,他仍在歪着头去望提恰拉。

    所以他当然有信仰。

    “我答应你,如果你如约出兵,我也决不食言。”

    ***

    烈火烧毁了你的花园,提恰拉。

    ***

    防御罩仅剩50%。优雅的人工智能,罗斯探员好笑地想是不是操作模式是美国的,所以提示音也变成了标准美音。

    让我继续操作吧。探员无视了面前全是裂纹的窗户,这已经不重要了。

    白猿的呼喝声出现在耳麦里,姆巴克如约出现。白猿强悍的战士们很快让边境部落放下武器,他们结束了战斗,却依然没有提恰拉的消息。

    在几秒飞行器加速的空白里,埃弗雷特想起釜山的夜晚,提恰拉向自己走来,悠然自得,像是两人之间从未发生过什么,他紧张得快把心脏吐出来了,几乎忘了到底自己是为什么而来。

    提恰拉像是从前一样亲昵地拍得他全身一震,然后利落地转身离开。

    “嘿,你赢了。”

    赌盘这才开出结果,埃弗雷特想告诉提恰拉拿走他的筹码,但他早就知道提恰拉早就赢走了属于自己的全部。

    ***

    实验室被攻破之后,苏芮一直在询问罗斯探员是否安好。躲过一劫的探员还是被爆炸震得耳鸣,他觉得自己头晕眼花到快要吐出来了。而实验室被炸开了巨大的豁口,视野反而变得更好,他瞧见了一个黑豹扶着另一个向山外走去,于是知道活下来的是更善良的那个。先祖一直在保佑提恰拉,埃弗雷特希望这是自己最后一次为他祈祷。

    “我很好,公主殿下,只是有点擦伤,还在耳鸣。”

    “谢天谢地,等我把实验室收拾好,我就能很快治好你了。”

    “这点小伤就不再劳烦了……”

    “为什么姆巴库一直问你在哪里,罗斯?你偷他什么东西了?”

    哈。

    “告诉他我哪也没去。我遵守诺言的。”

    接着罗斯探员没有给苏芮任何解释,他闭上眼听小公主不停地询问到底是什么意思。

    ***

    他带走了花园里唯一的那朵玫瑰。

    ***

    提恰拉一开始并没有明白当他在和姆巴库说谢谢的时候,对方为什么挥挥手表示轮不到他说。

    毕竟白猿的首领一直让人难以理解,直到他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看到信仰白猿神的族人为他的脸上画上彩墨,为他披上雪白的毛毯,说要将带他回到雪山。他没有任何怨言,身影很快被淹没在人群中。

    ***

    风卷着雪一遍一遍敲着窗户,埃弗雷特在玻璃的水雾上画着雪山的轮廓。

    姆巴库突然推门进来,他先将埃弗雷特抱起来亲了亲,弄了他一身的雪水,接着才摘掉了披风:“提恰拉又来了,已经是第三次了。”

    埃弗雷特听了没有太多反应,他拍掉了身上的雪,去给姆巴库倒浆果酒。

    “他这次让我开条件。”

    “你没同意。”

    “他为了你求我,好像我是什么野蛮人,会活剥了你一样。”

    埃弗雷特没有回应姆巴库,他举起杯子径自喝了一口,姆巴库就走上前夺了过去。

    “我告诉他你被照顾得很好。他说他想见你一面,我现在是来问你愿不愿去见瓦坎达的黑豹,他还在王厅等着回话呢。”

    埃弗雷特看见窗上的水雾重新凝了起来,他划过的痕迹已经消失不见,明天的雪山会不会放晴呢。

    

    完


评论
热度 ( 160 )

© 白色的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