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玫瑰】迟到

黑洞乌托邦:

啥也不说了,就让我先赞美一下黑豹,赞美一下马丁自由老师。

从军医到巴金斯老爷再到罗斯探员,他始终是那个小可爱awww

黑豹里的罗斯探员软萌又勇敢,豹帝魅力无限,按捺不住要给他们产个粮,故事就发生在大学时光吧,毕竟他们在韩国赌场见面的时候也是老相识了哈哈哈

大号主要写了些国产同人,所以还是换个子账号,中外分开疗效好【什么鬼

第一次写欧美同人,OOC是必须,啥啥都是架空,几乎全靠脑补,大家凑活看看_(·∀·」∠)_



“特查拉.....”

罗斯从虚拟驾驶舱弹出后,一路顺着光照向上逃离,夕阳染红的平台上,映着两只黑豹。

“我没事。”

特查拉站了起来,手心里握着埃里克的项链,回过身看向罗斯。

“他......”

罗斯上下扫视过特查拉,确认他无碍,双眼轻眨点了点头,又向前探了几步,盯住埃里克,原本狂戾的孤豹,此时仿佛睡得安详。

特查拉没有说话,而是摇了摇头,将项链交到罗斯手中,后者留心细看了一番,表情显得有些犹豫,“这也是振金做的?如果是的话我不能带走,他,你,振金,瓦坎达,所有的一切,都是秘密,对吧?”

特查拉盯着说话时气息还有些不稳的罗斯,渐渐露出稍显暧昧的笑容,他突然凑近前,拍了拍罗斯的背脊,“正是如此,所以你也不能离开。”

看着罗斯瞬间僵直的身体,瞪大的双眼,和额头上也随之稍有堆起的抬头纹,特查拉了然一笑,“你还和原来一样,听不出我的玩笑。”

罗斯稍显窘促地舔了舔嘴唇,“听着,这不是什么玩笑,我必须回去......”

“也还是和原来一样,原则至上。”

特查拉没有理会罗斯的话,转身朝平台边缘走去,罗斯赶忙跟了上去,“特查拉,你听我说......”

特查拉回过身示意罗斯安静,“当然了,作为探员先生,我不会强留你在这里,不过,”特查拉指了指天际处的落日,“你觉得瓦坎达的夕阳如何?”

罗斯微眯起眼睛,直视着尚有些晃眼的光芒,点了点头,“很美。”

“还有一件事,你也和以前一样,”特查拉看向远方,声调温柔,“我刚刚都看到了,也听到了你和苏睿的对话,”特查拉将双臂交叉于胸前,

“自始至终,一位勇敢优秀的飞行员先生。”



罗斯和特查拉的第一次见面,他至今记得清楚。

大学时期的罗斯是个校园里名不见经传的常规生,白色打底T恤配格衬衫,一条穿到掉色的牛仔裤,还有肩带磨得有些毛边的黑色斜挎包。他手里总抱着一本厚厚的书,书的两边贴满了密密麻麻的便签,《战斗机驾驶与实际操作指南》,深奥程度让绝大多数人望而却步。

高中时总有人嘲笑罗斯的这个小小梦想,他也早就习惯了,升入大学已经一年多,他还没有交到什么朋友。

这天中午,罗斯独自坐在校园里一处长椅上,一边看书,一边啃着早上剩下的半块三明治。一阵人声喧闹走过,罗斯抬头瞟了一眼,人群簇拥中,走着一位笑容阳光身材高大的男孩。刚好迎上罗斯的目光,男孩大方地点头示意,被这突如其来的友好一惊,罗斯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匆一点头,快速收回视线。

不远处的人群似乎发出了哄笑声,罗斯并不清楚这笑声是否针对自己,他有些懊悔刚刚的举动,狠咬一口三明治,试图让自己专注回书中的内容。

“介意我坐在你旁边吗?”

片刻后,一个浑厚而磁性的声音响起,罗斯赶忙抬起头,“当然不,请......”

罗斯的声音弱了下去,眼前的人,正是刚才的男孩,只见他欣然点头,直接坐了下来,然后依旧大方地向罗斯伸出手,“我是特查拉,来自瓦坎达。”

罗斯盯着伸到眼前的手,又看了看手里还剩下的一小块三明治,赶忙放回早就揉皱的包装盒里,又在衣服上蹭了蹭手,这才小心翼翼地伸过去,轻轻握住,“罗斯,埃弗雷特·罗斯。”

特查拉若有所思地盯着他,随后指了指书中夹着的几页纸上的名字,那是罗斯上午从教授那里拿回来的小论文,“可是这里还写着一个K。”

“哦,是的,Kenny,老爸老妈不能决定到底哪一边的祖父母更优秀时通常会采取的战术,中间名,你知道的......”罗斯说着自顾自笑了起来,特查拉却还是那副表情,这让罗斯不禁有些尴尬地止了话题,他清了清嗓子,不再说话。

“你喜欢战斗机?是想当军人吗?”

特查拉并没有在意罗斯的尴尬,他继续着自己的问题,罗斯被毫无防备地点破了内心的秘密,心跳徒然一顿,更加不自然地将手里的书往后拽了拽,“不不,完全没有,只是......”罗斯的眼神显得慌乱,声音也微颤,“只是.....一般兴趣,对,一般兴趣。”

“一般兴趣的人可不会看这么专业的书,看得出,你很喜欢。”

特查拉带着赞赏的眼神打量罗斯,后者稍有迟疑后,不禁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看什么书?”

“哦,恕我冒昧,不过这本书我也看过,”特查拉笑着指了指打开页面上的发动机构造图,“我妹妹对这些很痴迷,所以我也跟着看过一些。”

“你......妹妹?”罗斯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消化这句话,他紧着眨了眨双眼,“你刚刚说你来自......瓦坎达?很抱歉我可以问一下,”罗斯露出为难的神色,“那里是......哪里吗?”

“不必感到抱歉,只是一个普通的非洲国家,很多人都没有听说过,”特查拉笑着耸肩,随后站了起来,“很高兴认识你,未来的飞行员先生,期待下次再见。”

罗斯看着特查拉很快融入人群的背影,心里一阵跳动,飞行员先生,听起来真不错,他抑制住不禁想上扬的唇角,却又默默地念了几遍,飞行员先生,最终,他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罗斯那天回去后,在网页上查阅了一番瓦坎达,似乎一个第三世界的农业国家和特查拉,还有他喜欢战斗机械的妹妹联系在一起,总有着某种违和感,但这种感觉并没有困扰住那时的罗斯,确切地说,他很快就忘记了这件事。

一周后的午餐时间,罗斯很巧地在餐厅遇见独自一人的特查拉,后者邀请他一同入座,罗斯没有推脱。两个人正随意闲聊,大厅的电视里滚动播出着联合国新闻,特查拉突然指了指屏幕上的一位长者,“看,Kenny,那是我父亲。”

罗斯还在试图纠正特查拉对他的称呼,罗斯或者埃弗雷特都可以,但特查拉偏偏喜欢叫他Kenny,“听着,埃弗雷特或者罗斯,不是Kenny......”罗斯说着抬起眼睛随意看向电视。

特查拉单手托腮,眼神始终盯着罗斯,他对于观察后者逐渐变化的表情感到兴趣盎然,还很少会见到有人能够如此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情绪写在脸上,而且并不让人感到厌恶,甚至非常吸引人。

“你说......你父亲?”罗斯的眼睛瞪得很大,甚至带起了他的抬头纹,声音满是不敢相信,“可那个人是瓦坎达的国王,所以你......”罗斯似乎是用了几秒钟来接受即将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这个词汇,“是王子?瓦坎达的……王子?”

“如果我说我在和你开玩笑呢?”特查拉突然想知道,罗斯的表情变化是否存在着极限,他脸上的笑容意味不明,直盯着对方。

罗斯此时皱起眉头,咽了咽口水,他的眼神上下打量着特查拉,“我还是觉得......”罗斯又看了看电视屏幕,再盯回特查拉,这期间他一直在不自觉地舔着嘴唇,特查拉贴心地将他那杯可乐推到罗斯眼前,后者却全然没有注意到,“你不像是在和我开玩笑......”

话虽如此,但罗斯的语气充满不确定,随后他似乎找到了理由说服自己,他一边点头一边开始夸夸其谈,“对,没错,肯定是这样,还记得上周你说过,你妹妹很喜欢机械方面的东西?”特查拉配合地点着头,罗斯的笑容里多了些从容,“这就对了,我之后查过瓦坎达,是个农业国家,所以,当时我还觉得你妹妹会喜欢机械,有些......”罗斯眨着眼睛,试图搜索合适的形容,“不协调,对,就是不协调,你想,农业国家,和战斗机,对吧,但既然你是王子,那你妹妹,嗯,也就是......”又用了几秒钟来接受这个词汇,罗斯才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也就是公主,所以应该也和你一样,能够在其他国家上学,或者生活之类的,那么会对这些事物感兴趣也就不奇怪了,是的,不奇怪了。”

似乎是终于捋顺了逻辑,罗斯满意地长出了一口气,而特查拉还没有结束他的欣赏,依旧带着笑意的唇角,“刚才的话里,确实有一句是玩笑,但我不会告诉你是哪一句,”特查拉盯住罗斯的眼睛,“不过我可以稍微透露一个内幕给你,我妹妹并没有离开过瓦坎达。”

“所以你……到底是不是瓦坎达的……王子?”

罗斯看着特查拉起身,迷茫地眨了眨眼睛,后者拿回了那杯可乐,“我喜欢你听不出我玩笑时的表情。”



后来罗斯才知道,特查拉确实是瓦坎达的王子,而且是未来的王位继承人,这对于一个从小普通到大的罗斯来说,听起来很不真实。但他也越发感受到特查拉确实有着与众不同的气质,就像那天在人群中一眼便看到他时一样,特查拉身上有着某种特殊魅力,让人不自觉地想要靠近,凝聚在他身边。

“这大概就是王者风范……吧?”

凌晨两点,正在赶论文的罗斯站在只开了一盏顶灯的公共休息室,被这句自言自语回过神,才意识到想要泡咖啡的水早就烧开,而他不知何时,又陷入了关于特查拉的思绪。

罗斯盯着咖啡杯,无奈地叹了口气,他最近总会在突然回过神时,发现自己刚刚在想着特查拉的事情。回到房间,罗斯盯着那页贴在书桌前的发动机构造图,那是他后来从书上复印下来的,想要撕下,手却定在半空,怎么也撕不下去。

“可恶!”

罗斯负气地放下杯子,转身栽到床上,然后将头埋进枕头下面,“论文又要赶不上截止日了。”

大学生活平凡琐碎,转眼进入假期,除去偶尔几次在校园里碰到,罗斯一直没怎么再见过特查拉,也是这时他才意识到,他们之间没有留过任何联系方式。不过假期中的罗斯没有空闲,他每天都异常忙碌,参加各种飞行相关的志愿活动后,又开始秘密了解报名空军的各项要求,倒也没有什么时间再想起特查拉。

开学后不久,罗斯收到一封没有寄件人地址的信,拆开后发现,是特查拉写给他的。信的内容很简短,没有客套的寒暄,特查拉只说自己因为一些家务和其他原因,以后很少有时间能再回校园上课,并祝罗斯飞行梦想顺利。

罗斯拿着信,反复阅读良久,算是接受了这个事实。他似乎是失落了一段时间,但具体有多失落,又具体持续了多久,他已经不记得了,来自空军的录取信让他迅速振作了起来。



罗斯不曾忘记过特查拉,那封信他始终很好地保存着,可他也不再经常想起特查拉,只是偶尔地,在繁忙的训练中,他会想起那句飞行员先生,想起那个喜欢和自己开玩笑的男孩得逞后满意的表情,然后不自觉地笑着摇摇头。

罗斯觉得,有这么一封信,应该就不算不辞而别,所以他和特查拉之间,虽然插曲美丽,但也早就完成了正式告别,直到他再次听到瓦坎达。

在空军服役几年后,罗斯如愿以偿加入了战斗机飞行队,每一次任务也都完成的出色。一日午后,罗斯刚和队员结束训练,停机坪上站着几位西服笔挺的人,为首的一位迎着罗斯走近,“埃弗雷特·罗斯先生?”

“是的,请问......?”

罗斯面对来人语气疑问,后者毫不遮掩,亮出CIA标识,“关于瓦坎达,我们想和你聊聊。”

瓦坎达,这是一个多久没有听到过的名字,罗斯的脑海一时有些混乱,早已积淀入记忆底层的过往慢慢复苏,关于特查拉,关于瓦坎达,他甚至想起了那张发动机构造图。在之后的谈话中,罗斯得知瓦坎达因为一些目前尚不能告知的理由,引起了CIA的关注,而他与特查拉,也就是未来的瓦坎达王位继承人之间,在大学时的那段短暂接触,也被调查得一清二楚。

“罗斯,我们希望你能加入CIA,因为我们急需一位瓦坎达问题专家,而从特查拉方面的反馈来看,他依旧记得你,所以我们认为,你的加入或许会为未来的工作提供很多帮助。”为首的探员放下了手里的文件,看向罗斯。

“特查拉......”罗斯小声重复着这个名字,他感到心跳逐渐强烈起来,不禁抿住嘴唇,深吸一口气,问出了他最在意的一点,“他记得我?你的意思是......你们和特查拉有过接触?”

“是的,我们有前线探员和他接触过。”

“他……怎么样?”罗斯并不知道瓦坎达发生了什么,但他直觉不是什么好事。

“他很好,他的父亲也已经在有意引导他如何成为一名国王,他最近经常会出现在联合国,这也是我们能接触到他的机会,”探员说着,又拿起了文件,“在一次酒会上,他无意间提起大学时的事情,我们才因此得知你们之间的旧交,他一直称呼你Kenny,我们筛查了很久,差一点错过你的中间名。”

罗斯几乎使出了全力,才勉强按捺住继续询问私人问题的冲动,他轻咳一声,“那么瓦坎达......到底发生了什么?”

“理论上,在你同意加入前,我们应该保密,”探员的表情显出为难,但随后他又改了主意,也许是为了展现诚意,“我可以简单介绍一下,因为我们目前的了解也很局限,还只是怀疑阶段,瓦坎达似乎有着一种稀有金属,而这种金属蕴涵着神奇的力量,瓦坎达的国王应该也是因为这种金属而有着诸多顾虑,这也是他想要让世界开始认识特查拉,也就是他的继承人的原因。”

“顾虑?原因?难道说......”罗斯冒出一个非常不安的想法,“……他有性命之忧?”

“只是很小的可能性,但不排除,”探员回答的滴水不漏,“不过到目前为止,一切都还没有任何定论。”

“我有多长时间考虑?”罗斯的双手已不知何时握成了拳,他眼神认真地看着探员。

“三天。”



加入CIA后,罗斯很快便掌握了瓦坎达的情况,除了一种叫做振金的神秘金属外,这个国家和多年前他匆匆了解过时没什么变化,时间似乎在这里停滞。同时,他也在各式报告中看到了特查拉的近照,照片里的男人成熟了,眉眼间内敛着锋芒,和记忆中那个大男孩相比,他已经完全成长为合格的王位继承人,那种吸引人的独特魅力,也越发强烈。

罗斯看着特查拉的照片,却感到心情异常平静,本以为早就告别了的……老朋友,也不知道你妹妹是不是还喜欢机械。

特查拉知道罗斯加入了CIA,他也在几次联合国会议的间隙,从角落里偷瞄过一身西装笔挺的罗斯。罗斯和大学时相比,已大不一样,他自信,行事果断,也更加原则。而在特查拉看来,罗斯没有任何变化,还是当初那个在长椅上安静看书,听不出自己玩笑而表情多变的学究派。

当特查拉得知罗斯是在放弃继续驾驶战斗机后,决心成为瓦坎达问题专家时,各自身份的变化却反而像在两个人之间隔开了一道屏障,让他们无法毫无负担地向对方问候,而老国王的意外殒命,更让一切蒙上阴影。

有那么几次看似注定的相遇,他们选择故意错过。

然而即便再多回避,命运的时刻总会到来,终于,在地球另一端的混乱局面中,他们再次面对面。

赌场里他们没时间寒暄,又因为各自的职责几乎对立,但骚乱中,他们还是下意识地将对方安危放在眼里。

重逢不能算作愉快,而就在十几个小时后,就在特查拉眼前,罗斯倒在地上,生命垂危。

不需要犹豫,为救他,特查拉赌上了瓦坎达。同样也不需要犹豫,为了想要拯救瓦坎达的特查拉,罗斯赌上了原则,和他自己。危机近在眼前,他只是一句坚定果决的“Put me back on”。




“特查拉,我真的不能长时间留在这里……”

罗斯看着安静站立的男人,手里不安地摩挲着项链坠,特查拉侧过脸,看着罗斯不断细微变换的神色,笑着点了点头,“当然,你可以离开。”

“我保证,我一定不会说的,所有关于这里的一切,你,还有我的……”

罗斯说着伸手摸了摸背脊,特查拉转身走了过来,他眼神温柔,紧锁罗斯的视线,“我已经有了决定,或许不久后,这里的一切都将不再是秘密。”

两人间不断缩短的距离,让罗斯不禁半抬起头,这可真是一个不错的亲吻角度,和一个非常不错的亲吻对象,特查拉如此想着,罗斯的蓝色眼眸将他深深吸引,正如初见时在人群中的那一瞥惊鸿,让他几乎迈不开脚步。

“决定?什么决定?不再是秘密……这是什么意思?”

并没有留意到特查拉的变化,罗斯还在思考着他的话,此时他稍显困惑的眼神和微皱的眉头,散发出一种独特的吸引,面对特查拉越走越近的距离,他没有表现出任何戒备与警惕。

一个完美的时机。

特查拉轻一俯身,蓝色眸底的瞳孔深邃迷人,即便已是极近的距离,他依旧看得清晰。

罗斯的嘴唇触感一如特查拉所预想的,柔软而温热,并且,他没有反抗。

“我迟到了多久?”

特查拉第一次欣赏到罗斯燥红脸颊的样子,他饶有兴趣地问着,后者的表情阴晴不定,好几次欲言又止,似乎是想要放些狠话,可最后还是微低下头,声音几不可闻,“十年吧,或许更久,我记不清了。”

“这个答案可不太让人满意,我可是把时间记得很清楚,”特查拉看着罗斯露出不满的神色,反而笑得更加得意,“或许我比你更有资质做探员?”

“特查拉……”

罗斯的声音压得很低,故意想展现严肃,却不知在特查拉眼里,这种对他的玩笑话总是异常认真的态度唯显可爱,不过特查拉此时无意继续和罗斯逗趣,他很快换回了话题,“好了,玩笑暂且放在一边,这一次我是认真的,我想让瓦坎达换个方式和世界对话,”说着他又向前一步,将罗斯揽进怀里,“也因此,可以换个方式和你对话,”特查拉的手轻抚着罗斯的背脊,“让你受伤,我很自责。”

罗斯安静地靠在温暖的胸膛,他听得出特查拉语气中的真实愧疚,轻轻摇了摇头,“你不必自责,这种工作,受伤是很平常的事情。”

然而罗斯的这个动作在特查拉看来,更像是在撒娇的猫咪,盯着他白皙脖颈上的那几丝浅色碎发,特查拉越发感到心底被撩拨得毛躁,“我虽然说过你可以离开,”看着罗斯抬起头,特查拉向他耳边凑了凑,“但至少这周不可以。”



苏睿总觉得这两天的罗斯有哪里很奇怪。

“埃弗雷特,我有个问题,”又在研究室里碰到来了解振金的罗斯,讲解间隙,苏睿看着他走路依旧有些迟缓,手也一直扶在腰侧,不禁好奇,“我记得你只是伤了脊椎,而且我绝对给你治好了,可是现在看起来,好像你的腰也受伤了,而且很严重?”

罗斯的脸瞬间涨得通红,连耳朵都烧了起来,似乎是有些想说却又不能说的话,空张着嘴,无奈发不出声音,最后只能负气地低下眼睛,小声嘟囔,“这就要问问你们的国王殿下了……”他正要抬高声音继续说些什么,腰上的肌肉却不给面子,一阵酸痛涌上,他不禁身体一缩,“哦,该死!”随后眼神可怜地看向苏睿,“那个,我想问问……振金可以止肌肉疼吗?”

“Kenny,我不是说过你这几天都应该好好休息吗?”

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响起,罗斯感到心跳开始不受控制地加速,他想暗骂自己,但回过头时还是不自觉地带上了笑容,“特查拉,我只是来随便看看。”

“老哥,你来的正好,我可不记得当初你把埃弗雷特送来的时候,他的腰上还有伤。”

苏睿双手一摊表示无辜,特查拉笑着点头,“当然,而且有一点我要纠正你,”他说着将罗斯拉到自己身侧,单手环过他的腰,“这里并不能算作伤,来吧Kenny,我帮你治疗。”

“不不不,我觉得我的腰没有任何问题……”罗斯的语气有些慌乱,他试图挣脱特查拉的手臂,但于事无补,“特查拉,真的,而且你不是应该很忙吗?瓦坎达有很多事情需要你处理……”

“今天的工作结束了,”特查拉没等罗斯说完,带他转身准备离开,“苏睿,Kenny未来几天都不会来了,当然,我会好好照顾他的,”特查拉的笑容带着些高深莫测,他侧过头看向罗斯,“他现在,需要静养。”

走廊上,特查拉一直配合着罗斯稍显缓慢的移动速度,腰侧也始终被他紧揽着,罗斯不禁在心里长叹一声,一只想要将迟到了十几年的情愫迅速填补的黑豹,才是真正的猛兽。

他抬眼看了看早已是王者威仪的特查拉,迎上对方看向自己时独有的温柔眼神,是啊,即便是真正的猛兽,那又如何呢?

罗斯忍着腰间的一阵酸痛,露出稍显无奈的笑容,特查拉好奇凑近,低声问道,“你在笑什么?My dear Kenny. ”


-------------------------------

脑洞开完才意识到从大学到再重逢,中间有个如此漫~~长~~的空白期,写的也是极尽仓促,逻辑相当混沌,最后只能心狠一闭眼,就这样吧哈哈哈



评论
热度 ( 154 )

© 白色的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