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玫瑰】Stay

Rob_二冬:




*花吐症
*依旧烂文笔
*一失眠就在瞎写
*角色OOC都是我的错


 
 概要:
      T'Challa患上了花吐症,Ross对此无能为力。


=====================
 

01.

      最开始是在瓦坎达内部一次例行会议上,W'Kabi正在汇报关于瓦坎达边境出现的异常情况。T'Challa突然咳嗽起来,这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不过T'Challa很快止住了咳嗽

      “很抱歉,请继续”,他抬手示意W'Kabi继续发言,而在W'Kabi出声前,更大的咳嗽声制止住他

      “吾王——”Okoye上前询问道,“是否需要…”

       T'Challa放下捂住嘴的手,咽下最后一点咳嗽声,迎上长老们担忧的目光,微笑着摇了摇头,会议正常进行。
 


        T'Challa还未走出会议大门就看见那小个子在朝里张望,活脱的像只等主人回家的小猫,门外的阳光照射在Ross身上显出了几分缥缈虚无。

       “T'Challa,你为什么总是最后一个?”Ross的脸因为不满的表情显出了几丝细纹。

       “你不能因为自己没有权利进入会议室而埋怨我,Agent Ross。”T'Challa反击道。

       Ross的表情像被气到有些无奈的呼出口气,试图告诉自己冷静下来,T'Challa观察着Ross面部的变化又在他看过来的前一秒将目光移向正前方。

      “听前面出来的人议论说你在会上咳嗽了…” Ross与T'Challa并肩同行,“所以国王陛下你是不会咳嗽的怪物吗,为什么他们的表情那么严峻?”

      T'Challa听后嘴角微微向上翘起,双手握在身后,身体向Ross倾斜过去亲密地贴着他的耳边低语

      “谢谢你的关心,Ross。”

      国王T'Challa成功收获探员Ross恼羞成怒的背影一枚。





02.

        然后是在Shuri提议要去黄金之城最繁华的城区玩的那一天,站在一旁的Ross忍不住有些期待的看向T'Challa,从他到瓦坎达以来除了经历了一连串惊险的事情外,还未好好看过瓦坎达真正的模样。T'Challa注意到Ross的表情,点点头想同意Shuri的提议就感觉到喉咙里的难受,猛地咳了起来,Shuri有些开心的表情瞬间变得严肃,她操控着奇莫由珠试图扫描T'Challa的身体,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 我没事。”  T'Challa平顺呼吸,顺势拉着Shuri的手向外走去,“现在就出发吧,Shuri。”


       一路上最高兴的还是Ross,他会试图研究从未见过的交通工具,还来不及感慨下一秒又被新的事物引去注意,他的表情是如此鲜活,瓦坎达的一切样貌在他眼中汇聚成一抹亮光,此刻他惊叹似的抚摸着瓦坎达艳丽的布料,只是再美好的颜色都不及T'Challa眼中的Ross。


        Shuri在T'Challa拒绝她有些讨好似的分享给他街边的美食后,有些生气的在另一边暴饮暴食。T'Challa眼神中的倦恋来不及掩藏,又咳起来,他以为能隐藏好一切却无法忍住这撕裂般的疼痛,幸好Shuri和Ross离得足够远,T'Challa咳嗽的时间却越来越长,呕吐的感觉来得强烈。


        Shuri回来的时候,T'Challa一个人在路对面向她微笑,Shuri却蓦地感到心慌急忙向他跑去。黄金之城的上空不时传上几声嬉笑和叫喊,Ross又不知道被什么吸引到了何处,T'Challa的脚边静静地躺着几朵小小的白色花朵。





03.

       Shuri和Okoye更多次的发现T'Challa在咳嗽,他的表情变得痛苦无法呼吸的痛楚逐渐难以忍受。Shuri用奇莫由珠快速扫描了他的身体,除了变得虚弱的体征没有任何变化,Shuri却显得很紧张,她一次次劝T'Challa到自己的实验室去好好检查,T'Challa只是固执的坐在位置上处理瓦坎达的相关事宜。


        他又变成了只在工作和睡觉来回穿梭的T'Challa,有时直接睡在了办公的地方。W'Kabi对此表示不赞成,还有Okoye和长老们,他们劝诫着过度消耗自己的国王,而国王除了身体逐渐虚弱并没有任何改变,他的决策依旧有效逐步实现着自己在联合国会议上的诺言。

         后来他甚至限制了Shuri的进入权。


       “你不该这样,T'Challa。”Ross少见的皱起了眉头,“你应该为自己着想一下,或者为了Shuri, 她急的快哭了。”

        T'Challa安静地趴在桌子上睡觉,没有任何回应,背对着玻璃幕下瓦坎达虚幻浮华的夜景,黑色的发顶对着Ross,显得有些孤寂。

   
      “我知道你醒着,陛下。”Ross走到桌前诚恳地说道,“用自己的生命去做这种事并不理智。”

       “那么你呢 ?Everett ”


       T'Challa抬起头看向他,病痛使T'Challa的精神开始萎靡,他的眼却比瓦坎达没有星空的夜还要深沉,他的臂弯处绽开的白色玫瑰坠着点点艳红。


        回答他的,只有沉默。





04.

        黑豹吃了心形草便不会患上任何普通疾病。Shuri无法忍受找来了Ramonda王后命令T'Challa去实验室检查身体,Ramonda王后愤怒的呵斥了T'Challa不爱惜自己的行为,又紧紧抱住了T'Challa和Shuri


       “我不敢想象再失去你一次,T'Challa,我的孩子。”


       T'Challa终于配合Shuri 进行了所有的检查,Shuri带着伤心又讶异的表情看着T'Challa痛苦地吐出的花朵


        “你这个混蛋!” 她狠狠地捶了他的肩膀。
 
        


         T'Challa吐出的白玫瑰越来越多,他的脸庞日渐消瘦,直至无法坐起审批任何瓦坎达的文件,Shuri仍在试图找出其他的治疗方法,Ramonda王后悲伤地握住T'Challa的手,T'Challa的眼窝凹陷虚弱地躺在床上,不断的咳出带血的白玫瑰,小小的重瓣花朵带着诡异的鲜红沉默地铺满T'Challa的手边,Ramonda王后无法忍受哭着逃离了。


        T'Challa感受到了亲吻,他慢慢睁开双眼,朦胧的白色渐渐淡化到看清眼前的模样,是Nakia微笑着看向他


        “就像公主吻醒了王子一样不是吗?T'Challa ”


        许久不见的Nakia依旧美得令人心动,却也无法隐藏眼角的哀伤。“Shuri说你需要你的暗恋之人两情相悦的吻,除了我不再会有任何人了吧。”


         T'Challa扯了扯嘴角,眼中带着些笑意,


         “Nakia,你知道的——”


         未说完的话被另一朵快被鲜红掩盖的白玫瑰替代了。


         Nakia悄悄抹了下眼角,笑着拍了下T'Challa的手,


         “丢了我,是T'Challa你最大的损失。”
 




05.

        T'Challa做了一个梦,瓦坎达下了一场绵长阴冷的细雨,细雨筑的白织和雾气笼罩在T'Challa的身旁,他听到了昆式机降落的声音,气流裹夹的雨水溅在T'Challa的脚边。寒冷覆着雨水从小腿钻进血液缓缓向上侵蚀着其他器官,最终回到了一个地方。军乐的声音缓慢地奏起,雨水打在T'Challa的脸上浸湿了双眼,昆式机最终消失在瓦坎达的地界,顺着连绵的群山隐没至雨中。


        怦怦。T'Challa低下头的时候,那里已经被交织的黑色腐蚀出了一个大洞。


        Ross披着蓝色的毯子坐在他的身边,T'Challa看了他好一会儿,Ross睡着了就不会乱动,小小的蜷缩在那让他忍不住想摸一摸。T'Challa眼里装满了小小的Ross,他觉得还不够,不足以塞满他空洞的心脏。Ross睡醒时眼睛睁得突然,只是湛蓝色的瞳孔还带着没睡醒的呆滞,T'Challa也喜欢这样的Ross


        “T'Challa,我睡了多久?”


        “很久了,Agent Ross ”


        Ross皱着眉前倾靠近T'Challa,他轻轻握住T'Challa骨骼明显的双手,T'Challa顿住了,晦涩的感情席卷他的内心,他将自己的手和Ross的手悄悄地贴合得更紧。


        “请告诉我,T'Challa。你暗恋的人究竟是谁,我会想办法把她找回来的。”


        T'Challa尝试着从Ross的眼中找出什么,再一次的一无所获。他又露出了那种神秘的笑容,对着Ross。


       “如果我能告诉你,Kenny,你能答应我的要求吗?”


        Ross疑惑地看着他,眼睛微微朝上在思索。


       “T'Challa,”Ross紧握他的手,“我希望无论对方是谁,该死的你都要努力活下去,你是瓦坎达的国王,也是我的朋友。请答应我,好好活下去,也为了自己。”


      透进屋内的阳光把Ross淡金的头发照耀得更加柔软,整个人都透着淡淡的光芒。T'Challa抽出一只手渐渐抬高,Ross看向他,是最诚挚的样子


       “我答应你,Everett。”他苦笑着。


       Ross笑了下,连眼角生动的细纹都让T'Challa心悸


       “说吧,T'Challa。是什么要求?”


        他的手温柔地向Ross的头顶伸去,“我的要求是…”

———陶瓷破碎在地上,Shuri在尖叫,


          “哥,你在和谁说话…”


          T'Challa停留在半空中的手握着空气,他把手轻轻翻转

 ——纯白色的洛丽玛丝玫瑰

        

          他把玫瑰捧向心口,躺在蓝色毯子上,盯着阳光下漂浮的金色颗粒

 
          “ Stay  ”

 
 
 





End.




*洛丽玛丝玫瑰:死的怀念




*全文的Ross都是陛下的幻觉
*在T'Challa幻觉里Ross更主动、更关心T'Challa,好吧也没有…
*假设Ross在阻拦货船飞离边境后,最后并没能逃离实验室……所以陛下不知道Ross对自己的感情,幻觉里的Ross才这样…
*好像把陛下写的太弱了……

评论
热度 ( 201 )

© 白色的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