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玫】Alone with everybody(上篇)

佼饺子:

标题来源以及墙裂推荐BGM《That inferior feeling》

如果条件允许,我会剪视频


放心,我不会写长篇,文不会很长


文章时间线设定在电影结束、瓦坎达对外公布实力以后,



上篇正文:



那是位于南非的一个小镇,CIA在追踪一块失窃的振金。任务很顺利,美国政府难得“大度”表示会将振金无条件归还瓦坎达。所以在收网前,特查拉亲自去到了现场。


毫无疑问,这次行动的负责人是罗斯探员,这一点或多或少让特查拉觉得安心。


特查拉与罗斯是老相识了,且不说他们一起合作过多次,罗斯在瓦坎达危难之时不离不弃。况且他们私交甚好,那么多次在任务与会议后的共餐谈天。他甚至放心让苏睿单独与罗斯一起去迪士尼乐园游玩。


罗斯是第一个他想要真正交心的异族人,他也十分肯定罗斯有同样感受。他们配合默契,特查拉非常喜爱他的朋友。这就是为什么他无法理解,当他提出希望对方担任美国与瓦坎达的外交官时,罗斯拒绝的行为。


走私犯们藏在小镇北部的一处城中村,CIA小组的监视点在窝藏点隔街的一座破旅店内。这里人多眼杂,当地居民对外人充满戒心,他们伪装成了一个国际民间记者组织,以避人耳目。


一个组员领着特查拉熟悉了周围的环境,但他没有看到想要见到的人。


“请问,罗斯探员在什么地方?”


“先生一定又和店主的女儿在一起,您可以去天台看看,请注意隐蔽。”


婉拒了组员的陪同,特查拉一人缓步走上通往天台楼梯,前方传来的阵阵笑声正是来自他的朋友。


不是说需要隐蔽吗?特查拉下意识地皱起眉头。店主的女儿?聊得如此开心,真的不会暴露吗?


“你的舌尖应该放在上齿尖,往前送气,像这样——θ——Thank you…”


特查拉的脚步顿在了入口处。天台上,埃弗雷特·罗斯——他的美国朋友正操着一口流利的科萨语【注1】同一名10岁左右的黑人女孩探讨着英语的发音。


“可是我就是发不好这个音。”小女孩歪着一头蓬松的黑发,同样用着科萨语表达自己的烦恼。


罗斯友爱地揉了揉孩子的头顶,继续使用科萨语回复:“那你应该勤加练习。”


这下特查拉可以百分百确定自己的耳朵没有出问题,的确是科萨语,罗斯会讲科萨语!可他明明记得之前在韩国,当他同奥克耶用科萨语交谈时,罗斯茫然的样子。


哦!该死的,埃弗雷特·演技真好·罗斯!特查拉不禁在心里暗骂道。到头来自己才是真正被耍的那一个。


“嘿!你来啦!”罗斯也发现了特查拉,他亲切地用科萨语打着招呼。


特查拉忍不住朝着对方翻了个白眼,他故意把口音扭成了美式发音:“你怎么不继续装了?”


罗斯耸耸肩膀:“已经失去乐趣了,不是吗?”


“你真是够了,”特查拉无奈地摇着头,但很快又忍不住夸奖起他的朋友,“不过我得说,伙计,发音不错呦!”


“不然你以为他们凭什么一开始让我负责振金这条线,”罗斯夸张地扬起下巴,无不自豪地讲道,“我可是瓦坎达问题专家。”


对方戏剧化的表现成功让特查拉转恼为乐,他就是没法对着他的小个子朋友生气。接着他的视线转向了躲在罗斯身后的女孩身上,小女孩正提溜着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打量着自己。


这一幕让他想到了苏睿,在特查拉结束了漫长的求学生涯回到故乡时,他年仅8岁的妹妹也是这般小心翼翼地躲在母亲身后瞅着自己素未谋面的哥哥。


“嘿!你好呀!我是瓦坎达的特查拉,你叫什么名字呢?”一如当年,特查拉蹲下身子朝着小女孩问好。


历史也总是惊人的相似,苏睿当年理都不理特查拉就跑开了,此时的小女孩也是如此,她头也不回地越过特查拉跑下了楼梯。


“哈哈哈哈哈哈!我亲爱的国王陛下,帕莎似乎不怎么喜欢你啊。”目睹了全过程的罗斯笑得直不起腰来。


“哦?那罗斯先生就能与她友好相处了?”特查拉起身,有些不开心地将双手抱于胸前。


“这难道不是有目共睹的嘛?我一直都很有孩子缘。”


罗斯冲着特查拉一通眨眼,特查拉知道对方同自己一样想到了苏睿。


“再者说,”罗斯探出一条胳膊搂住特查拉的肩膀,由于身高差距,特查拉被迫弓起了身子,“苏睿讲她到了12岁才能同你友好相处,所以想让帕莎喜欢你,这件事得慢慢来。”


“我回去得好好提醒提醒苏睿,哥哥是不能随便出卖的。”特查拉放开一只手穿过罗斯的腋下轻轻搂住对方,他停顿了一会,罗斯并没有挣脱。


特查拉调整了姿势好让自己能够看着罗斯的眼睛:“罗斯,你喜欢瓦坎达吗?”


“当然喜欢!”罗斯的眼睛里闪烁着光亮,像雨过天晴的蓝天。


特查拉吞了吞口水,继续道:“那就留下来。”


“哦,我想,我们讨论过这个,我已经明确地拒绝过了。”罗斯放开了揽着特查拉的手。


“我不明白,你没有拒绝我的理由。”特查拉用了点力握住对方的腰,但罗斯已经别过头不再看他。


“我也没有接受的理由。”


罗斯说的很小声,特查拉还是听清楚了。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胃里翻滚,他觉得有些反胃,声音也跟着沙哑了起来:


“你不信任我。”


“不,不是的…”罗斯几乎是下意识地反驳出声,可在特查拉觉得好受点之前,他又继续讲道,“那时候,你问我'宁愿相信一个窃贼,也不相信你',可是……”


罗斯重新抬起头直视特查拉,眼神里的一些内容让特查拉松开了怀抱。


他听见罗斯说:


“特查拉,从一开始就不信任我的人,是你。”


特查拉觉得自己好像被最强度的冲击炮揍了一顿。


谈话最终不欢而散,直接导致之后一整天罗斯都在躲着特查拉,这不免让他感到沮丧。总有些事有些人,即便你成为了一个国家的国王,你还是无法左右他们。


傍晚时,再也待不住的特查拉,找了一台单反围着旅店有模有样地扮演起记者的角色。


旅店的上空一只风筝摇摇晃晃地随风飞舞,特查拉的镜头追随着又拉近,放风筝的人被他收入眼中。


天台的边缘,罗斯手握一个由易拉罐改造的线轴,另一只手掌着线。他迎着夕阳半眯着眼注视着空中的风筝。在他的身旁是兴奋地上蹿下跳地小女孩帕莎,但此时特查拉的眼里只能看到一个人。


将镜头慢慢拉近,就可以清晰的瞧见罗斯专注地面容,他微微张开的嘴唇和被轻轻咬住的舌尖。


特查拉感到口干舌燥。有些过了不是吗?偷偷窥视自己的朋友可不是一个成熟的国王会干出的事情。


似乎是感受到了特查拉灼热的视线,罗斯警惕地回望过来,在确认了对方的身份后又立即放松下来。


而此刻,特查拉的镜头中,夕阳照耀下的罗斯,浅色的头发泛着淡淡金光,俯身凝望的动作透着奇怪的亲昵感。他眉眼弯弯,薄唇微启,特查拉认出了那个口型——


“特查拉。”


按下快门的一瞬间,特查拉只觉得浑身所有的血液都冲向了他的脑袋。他开始控制不了自己的四肢,既无法放下相机,又无法迈开双腿。


镜头里的罗斯先是困惑再到担忧,又在特查拉长久的毫无反应中逐渐转为气恼。他快速收回风筝牵着帕莎的手离开了天台。


而在这一系列的动作发生时,另一个当事人依旧处于一种呆愣的状态。特查拉机械地打开相机的卡槽,取出内存卡放入左边前胸的口袋。


直到在回往房间的楼梯上,特查拉才回想起苏睿经常调侃自己的话语:


“哥哥,你就像一只被车大灯照住的羚羊!”


他伸手按住左边的胸膛,手心下隔着一块小小的内存卡,他的心脏“扑通扑通”地猛烈跳动着。


“我的神啊!”


特查拉这才恍然大悟——他爱上了他的朋友。


特查拉承认认清这个事实花费了他很长一段时间,但总得来说他接受良好。


罗斯是一个很优秀的特工,相处之后会发现他同时是一个很好的朋友。不是讲他毫无缺点,罗斯太过恪守职责,有时甚至会显得不近人情。他还好生气,特查拉总会后知后觉地发现对方在发脾气,却想不出到底哪里得罪了他。但这些缺点并不妨碍,特查拉欣赏罗斯,并深深被对方所吸引。


“他爱着罗斯”——这完美地解释了,他喜爱与对方并肩作战的感觉,也解释了他如此希望罗斯能够留在瓦坎达,陪在他身边。


上一个让他有这种感觉的人是娜吉雅,那时候他还太幼稚,处理不好这些情感问题。这一次他不会再错失良机了。


首先,他要解决一个正在生闷气的罗斯探员。这可比阻止坏人毁灭世界难太多了。


“我们得谈谈。”


特查拉用胳膊肘捅了下身旁的罗斯。


“什么?”对方戴着窃听的耳机,头也不抬。


“我们得谈谈。”继续胳膊肘攻势。


“我已经说得很明确了,”罗斯终于摘下一边的耳机,瞥了特查拉一眼,“没什么好谈的了。”


“不,你不明白,我……”


“不明白什么?”罗斯打断特查拉,口气十分不耐烦,“国王陛下来屈尊指导一下?”


特查拉环顾四周,房间里的其他组员们目不斜视地做着手头的工作,但他们一个个轻微歪着的脑袋,显示他们对二人的交谈充满好奇。


于是特查拉摇摇头:“不能在这里。”


“现在是凌晨2点半。而且我在工作,”罗斯的手在两人间一挥,“我们,在工作。”


“可是我……”


无论特查拉准备说什么,一枚射进房间的炮弹打乱了所有的计划。



TBC


【注1】我百度了一下,科萨语是电影中设定的瓦坎达语,也是南非的通用语之一。


预告:接下来可能画风会变,也可能不变(你够了)

评论
热度 ( 184 )

© 白色的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