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玫瑰丨黑豹】戒指(1/?)【生子+带球跑,说好的狗血……】【连载】

Everpanther:

        每次都是我最忙的时候最鸡血,上周在西安奔了四天,周五飞机落地就赶回公司汇报,苦哈哈地比平时下班更晚地奔去刷《黑豹》一血,看完就彻底沉迷于可爱的玫瑰探员以及alpha气息爆棚的豹帝了!

明明已经处于极端疲惫状态,还是鸡血着写安利po直到凌晨3点,然后再写项目流程给客户直到凌晨4点【捂脸】……结果第二天星期六又早上8点多爬起来,中午继续二刷。想想看,自己还蛮猛的XDD。

     星期天下午高铁再度奔向西安(。),在高铁上戴着降噪耳机听“Prayfor me”,一边鸡血写文,哈哈,周三晚上是项目报告死线了,然而,豹玫瑰真的太好吃了,我控制不住!结果昨晚又熬到了凌晨2点,马马虎虎写了一半,今天又带着笔电到咸阳来尽调,偷偷把part1搞定,本来说多分几个chapter的,结果一写就是6K多字【捂脸,鸡血足】……

      在各位开吃之前我想先说一点,Ross是个好人,对于这个可以看下这个杂志的截图(微博上刷到的),他是一个会把他人利益放在自己之前的好人。面对大局的时候他能够作出正确的判断,毫不犹豫牺牲自己,不过,在孕激素和被“甩”的情况下,就让他小小的情绪波动一下吧。

 

-------------------------

Everett K. Ross很早就知道会有今天了。

放空大脑看着天花板的男人想起那个凉爽的秋日,还是法学院助教的他把T'Challa从量子力学研讨会里拉出来,推到教学楼转角楼梯间里索吻。就在Everett努力扒掉对方裤子时,T'Challa严肃地告诉他:自己是瓦坎达唯一的合法继承人,这个冬天他必须要回国参加某个名字奇怪的祈福仪式时,Everett就知道会有今天了。

但是他不在乎。能和爱人在一起就是幸福,无需永远,更何况自己还是个生死悬于一线的CIA探员。然而,真到了分别时刻,那些假装不在意的谎言却总是不攻自破。

顶着一头凌乱的银发,Everett下床时“嘶”了一声,意识到白丨浊从还未完全合拢的后丨穴溢出来了,T'Challa那该死的尺寸和耐力!无视双腿之间黏腻的糟糕感觉,Everett胡乱穿上衣服,好吧,这和他一贯的安全性丨爱规则不符,但又有谁能在分手炮时克制呢?素来一本正经的Ross探员昨晚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尽可能地多拥有一点T'Challa。

堪称完美情人的T'Challa如同往常做好了的早餐,披上皮夹克准备离开。

“怎么,分手吻都不想留一个吗?”Everett端起咖啡喝上一口,企图用焦苦的液体冲刷喉头咽不下去的酸涩。

“Everett……”已经握住门把手的T'Challa转过身来叹了一口气。英俊的王子——哦,马上就是国王了——无奈地走到前男友身边,“你知道的,我必须回瓦坎达继——”

比谁都更明白“责任”一词的CIA探员(兼联合反丨恐中心副指挥官)主动踮起脚献上了“分手吻”,温柔又决绝。

“我知道,”小个子男人的手拂过T'Challa自父亲死后就时常皱起的眉间,“对不起。”

Everett露出标准的公务微笑,推开面前的高大男人:“去吧,你有一个国家在等着你,而你的前男友也有一堆文件在等着他。”

虽然早已做好心理准备,“前男友”这个词还是让T'Challa刺痛了一下。这份混合着内疚与不舍的刺痛并无法让一心保护爱人的国王说出真相:“分手”只是暂时的。

顺利登丨基后,当他的人民能够坦然接受一个白人外来者成为他们的王丨后时,T'Challa会毫不犹豫地把整个瓦坎达都呈现在Everett面前,放在他的脚下,求得他的原谅。但现在,T'Challa需要心无旁骛地扫清障碍,需要他的小猫安全置身于政治之外。

看着T'Challa转身离开关上了门,Everett下意识地摸了摸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这是他从战斗机坠落事故中醒来的那天,T'Challa为躺在病床上的他戴上的。

那天纽约的夕阳美极了,病房一片橙红暖意,坐在床边的T'Challa捧起Everett圆润的手指印上炙热的吻,向还在昏沉之中的准退役飞行员许下共度一生的承诺,许下他将成为瓦坎达王丨后的承诺。

虽然为了隐藏两人关系,T'Challa没有戴上相应的对戒,但那时的Everett相信,他的国王会信守他的承诺,无论需要多长时间去实现。

Everett犹豫着脱下了戒指,又戴了回去,毕竟,他的无名指早已习惯被一个小小的环箍住的感觉了。

 

数月后,韩国釜山。

Ross探员心不在焉地把玩着手中的筹码,一边听着下属对赌场人员布置情况的汇报,一边强压着胸口时不时翻涌起的恶心感。

该死的,不知道何时开始的,体格娇小但绝对健康的探员经常会无端觉得疲乏和没胃口,Everett怀疑是流感,但他没有发烧,血象也很正常。而且人不仅没有消瘦,反而胖了一些,小肚子都出来了。

啧,总不能说是因为T'Challa走了,所以连身体都无精打采了吧?

仿佛心有灵犀一般,思绪又飘到估计在处理国事的前男友身上的探员抬头看向赌场入口。

一副土豪打扮的T'Challa竟然就在眼前,他正一步步从楼梯上走下,手臂挽着一个穿着绿色礼服身材火丨辣的黑人姑娘。

Everett的心跳漏了一拍,光凭直觉他就能猜出这个倚靠在他前男友身上的美女是谁:Nakia,T'Challa在瓦坎达时的前女友……或者,现女友。

Ross从不是一个无理取闹的人,然而,在男友(某种意义上是丈夫了)单方面宣告分手,消失了几个月之后,突然又手挽着前女友出现异国地下赌场,任谁都会动摇吧?

或许是最近身体不适带来的情绪波动,或许是那埋藏已久对自己身份的担心,Everett心底涌起二十几年来第一次体验到的嫉妒与自卑。无论是性别、种族还是身份、年龄、外貌……Nakia都更配得上T'Challa。

良好的职业素养让瞬间有些晃神的Ross探员低下头装出心还在赌桌上的样子,摒除杂思的探员立刻琢磨出T'Challa来到这里的原因:振金,那块在黑市上Klaue准备卖出的振金。

果然,一只黝黑又熟悉的大手把一叠筹码压到了3号上,富有磁性刻意压低的声音吹到耳边:“Ross探员。”

哼。Ross,探员,Everett小小地不爽了一下。是的,他和T'Challa的恋人关系至今未向任何人公开过,除了Shuri。所以,明面上,他和瓦坎达国王不过是因为联合国和索科维亚协议的原因而认识,碰巧还是一起在牛津读过书的“同事”而已。

数月未曾联系,两人见面就是看似风轻云淡的交锋,Ross探员提到了“猫咪制丨服”(哦,天呐,他竟然真的用到了这个词),提到了泽莫,提到了那些他为T'Challa违背职业操守作出的隐瞒,但瓦坎达国王(他的前男友)似乎并不买账,执意要求带走Klaue,还顺手拍了一把自己的屁股

该死的,Everett在心底咒骂着,到底是怎么了,分手后反而更加变本加厉地提出让他为难的要求吗?探员通过耳麦下达了命令:绝对不许T'Challa带走目标。

接下来与Klaue的交易让Everett的恶心加重了,那是一种生理之外的恶心。肩头过分亲昵的揉捏,当众把手伸进裤丨裆仿佛要掏出生丨殖器一般,放肆的眼神,Ross侧过头,完全不想接过那块振金。他最希望的是能够拔枪照着Klaue的脸来上一发,或者让就在身边的前男友来上一拳头。

 

随着赌场安保从二楼坠下,枪声响起,接下来的一切发生得太快。横飞的子弹,舞动着长矛大杀四方的红色礼服女战士,漫天的钱雨……

哦,Everett真是对自己的工作又爱又恨。枪林弹雨中唯一给他慰藉的是躲在桌后的T'Challa第一反应是把自己往怀里拽,本能地搂住他的肩膀,用身体为他筑成保护。

Ross探员沉醉于这片刻的安全感中,他知道这样不对,然而不知道为何,这几个月来他对于T'Challa存在感的渴求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顶峰,他迫切需要闻到爱人混合着泥土和某种不知名药草的麝香味,需要他结实的拥抱。之前无论是驻扎在海外空军基地,还是被派遣执行长期间谍任务,Everett都能很职业地克制住思念,然而大概是因为分手加上身体不适,他最近对于T'Challa的想念疯长到越过了理性的边界。

虚幻的安全感消失了,在开车追逐T'Challa和他女护卫的途中,Everett看到了振金外壳的汽车、从外表到动作都如黑豹般矫健流畅的瓦坎达国王T'Challa。

是的,他熟悉黑豹制服下的那张脸,他甚至帮T'Challa隐瞒了一切。虽然内心对于一个第三世界农业国家如何制造出如此威力强大的制服充满了疑问,但随着T'Challa的轻吻和一句“吾爱,放心,待到合适的时候我会告诉你一切”,从来都是“不相信任何一方”的Ross探员败下阵来。他对于T'Challa的信任近乎于本能,Everett的内心告诉自己:T'Challa这样一个善良正直的好人,即便隐藏了某些事情,也一定是为了好的目的。

 

把差点要当街杀人的黑豹劝下,回到安全屋,Everett Ross遭遇了他和T'Challa相爱以来的第一次动摇。

这是Everett首次和T'Challa之外的瓦坎达人接触,结局充满了挫败感。国王和他的侍卫用听不懂的瓦坎达语交流,T'Challa一直带着神秘的微笑(又是这该死的笑容),让Everett明白了自己“局外人”的身份。

他不过是拍了拍T'Challa的肩膀,就被他身旁的女护卫恶狠狠地盯着进行言语威胁。好吧,就算不懂瓦坎达语,Ross探员也能到女护卫的表情与语气中触到敌意,仿佛他下一秒就该被振金长矛给钉死了。

Everett无法忍受了,一整晚都处于情绪波动之中的他莫名地想要让那个女护卫明白一点:别说拍肩,他和她的国王已经无数次赤身裸丨体抵死缠绵过了。

好吧,T'Challa至少维护了Ross的“朋友”身份,他警告了那个叫做Okoye的女人,拍拍探员的肩膀让他先去审讯Klaue。

审讯中的那些浅显的试探Everett已经忘记了,他脑子里只记得了一句话“你对瓦坎达了解多少”。

Everett望着单向玻璃窗,看不到爱人,只看到自己倒影。银发男人的心莫名一沉,是的,今夜的混乱与生疏感之后,Everett再也不敢说他了解瓦坎达、了解瓦坎达的国王了。他无条件的信任,是否是出于被爱情冲昏头脑后的一厢情愿?

怀疑的种子一旦埋下,任何微小的细节都是让它破土而出的养料。

走出审讯室,T'Challa双手背在身后,面无表情。Okoye在和Nakia用瓦坎达语交流着什么,警惕地看着自己。Everett咬了咬嘴唇,控制住神色瞄了一眼明显带着“生人勿近”的两个女人。当然,当然,只有瓦坎达人才能够互相信任、交流,自己作为一个“美国佬”怕是只能迎来白眼与威胁。

甩掉对于Nakia她们毫无理由的思绪,Everett拿出CIA探员的身份提出了质问:“How much more are you hiding?”(注释1)。这直白的不信任显然让T'Challa有些受伤:“你宁愿相信一个杀人犯,也不相信我?”

不过是T'Challa的一句话,就让Everett羞愧的动摇了。

Ross探员心虚地侧开目光,一股恶心涌上胸口,他控制不住地干呕了起来。多么愚蠢!是啊,不过是一个无耻的走私犯的话,他竟然因此质疑和自己相爱过多年的恋人……

看到了Everett明显的不适,T'Challa关心地伸出手:“Everett……”

爆炸声起,一切陷入了混乱。

 

瞬间化身为黑豹的T'Challa用身体罩住了手雷,而出于保护他人的本能,Ross则扑向尚未反应过来的Nakia,用身子挡住她。

幸运不会每次都降临,T'Challa也无法每次都在身边。

卧倒在地紧紧护住Nakia的Everett先是感觉到剧痛在后背炸开,没等他的喊叫声和房间里的硝烟一起消散,震透身体的巨痛就消失了。

是的,消失了,连带其他的感觉。

Everett感觉不到应该撕扯着身体的疼痛,也感觉不到自己的后背、腰、大腿、小腿……所有肉丨体本应有的触感都没了,只有,一片空白。

CIA探员瞬间明白了,子弹精准地击中了脊椎,损伤到神经。

Everett想要骂人,想要尖叫,却发现自己只能颤抖。他试着张嘴喊出那个人的名字,却只能发出呻丨吟。

麻木之中,Ross探员脑海里冒出一句话:“fxxk,以后只能给T'Challa口丨活了。”真可笑,喉头只剩喘息的CIA探员转而自嘲起来,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他要么难逃一死,要么就得让T'Challa推着在轮椅上的他去中央公园溜达了。

哦,不,他现在连让T'Challa推推轮椅的资格都没了。

黑豹回来了。爱人倒在血泊中的样子把那枚劫狱者的皇室戒指带来的混乱震得粉碎。

“怎么回事!”

Everett静静地听着三个瓦坎达人讨论着自己的处置,当Okoye说出:“这是他自愿的!”时,探员的心揪了一下。

是的,他总是无法忍受无辜之人受到伤害,所以拿着牛津法学博士学位的他没有成为日赚斗金的律师,而是成为了一名搏命的空军,在飞机失事后又成了CIA探员……这一切,都是他自愿的。

更何况,他所要保护的人是Nakia,T'Challa的前女友,T'Challa分手后马上拥在怀里的女人,一个各方面都比自己更适合成为瓦坎达王后的女人。

就在T'Challa把某个叫做Kimoyo的珠子塞进伤口后,Ross探员突然感知到了伤口处顺着脊椎上窜的灼痛。在祈祷着奇迹之中,在感受着T'Challa放在腰间的大手传来微弱的热度之中,Ross探员彻底昏了过去。

 

刺眼的白光中,Everett不情愿地睁开了双眼。

探员的本能让他第一反应是观察周围的环境,尽可能不动声响地起身。很明显,这里不是釜山,也不是某个邪恶大反派的巢穴。Ross探员站了起来,顿了一下,摸向背后的伤口。这不可能,击中脊椎的伤口彻底愈合了,没有创口没有伤疤?这要不是魔法,就是自己已经上天堂(或者地狱)了。

仿佛迷失的小猫一样,Everett睁大双眼看着周围明亮干净充满高科技感的房间,直到发现有一个女孩在桌边鼓捣着什么。

不假思索地,Ross探员微笑着喊了出来:“Shuri!”

是的,他没亲眼见过T'Challa总是挂在嘴边那个智商甚至超过Tony Stark的妹妹。但作为唯一一个知道哥哥与“白人男孩”恋情,又充满活力的16岁少女,光是手机里不断发过来她和哥哥的照片,就足以让Everett牢牢记住未来也许是自己小姑子的瓦坎达公主Shuri。

 

个子瘦小的少女惊喜地转过身,扑向穿着过于宽大病号服的探员:“Everett,你醒了!”

被紧紧抱住的银发男人挣扎着,哦,没有内衣只有薄薄病号服被少女热情拥抱这,可真够尴尬的。Everett干咳了几下:“这里是…瓦坎达?”

Shuri放开她期待已久的未来“嫂子”,扬起眉:“是堪萨斯。”

Everett咯咯笑了起来:“告诉我,我的脊椎是怎么治好的。这样的伤口不可能一夜之间就恢复。”

“是科技,殖民者!”Shuri翻了个白眼,语气调侃地用上了第一次给Everett发信息时的称呼。突然,她好像想起了什么,张开嘴欣喜地说道:“恭喜,Everett你——”

语速超快的少女又猛然闭上了嘴巴,皱起眉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科技?Everett着迷一般环顾着四周,如同初入奥兹的桃乐茜【注释2】。眼前满是一个见过外星人从天空坠落、见过神祇飞过天空的美国CIA探员都未曾接触过的科技。

很快,充满好奇的探员被窗外的景色吸引住了。

真是……惊人。

深到无法望到尽头的矿道,高速飞过的磁悬浮列车……Everett觉得自己有些头晕目眩,心跳猛地加速起来。

原来,这就是T'Challa向他隐瞒的国度,这就是T'Challa所守护的国度。这是真正的瓦坎达。

Everett兴奋地向Shuri询问眼前的一切,他发现,这位天才发明家得到赞许时会变得格外精神,本就清澈的眼睛燃起火花。Shuri仿佛终于找到知音一般,开心地拉着Everett介绍自己那些只能深藏于这个实验室中的各色发明。

Everett微笑着任由自己被拉着前行,眼前的技术随意一项拿到外面的世界恐怕都会引起骚丨动。振金、可以治愈癌症的医学、远超“发达”国家的武器……Ross非常明白:这样的瓦坎达会引起太多势力觊觎,这样美好的世界确实应该被隐藏。

所以,就是自己被甩的真正理由吧?Everett苦笑了一下,他竟然一直相信自己某天会成为瓦坎达的王后?陷入自嘲的Everett心跳更加疯狂了,甚至连小腹连带着有些抽痛,是振金治疗的后遗症吗?CIA探员有些站不稳地扶住Shuri,捂住肚子:“Shuri你有检查我脊椎之外的身体吗?我感觉自己心脏和小腹都有些不对劲。”

再也憋不住话的少女让面色苍白的探员坐回一开始躺着的病床上,一脸尴尬的表情:“Everett,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你先做好心理准备,放松,放松,千万不要因此而情绪波动。”

浮出一身薄汗的银发探员扬起眉毛:“只要你不会告诉我T'Challa正在和Nakia举办婚礼,我想没有任何消息能震惊到我了。”

Shuri大笑了起来,她就知道眼前的男人还是会介意T'Challa前女友的存在的。接着,她深吸了一口气,直视着探员深蓝如堇青石般的双眼:“你怀孕了。”

Everett顿了一下,表情没啥变化:“Shuri,你哥哥可是跟我说过你喜欢录下他糗事的小把戏的。”

“他当然说过,”Shuri翻了个白眼后马上恢复成担心的神态,“但我这不是在开玩笑。”

年长的探员叹了口气:“男人不能怀孕的。”

Shuri伸手捏住Everett的手臂:“我可以治愈癌症,我可以用振金替换你的脊椎,我也可以让你拥有怀孕的器官,不是吗?”

面前少女真诚眼神和切中要害的解释让Everett冻住了,他感到口舌发干:“这不可能……我,我……没有子丨宫……”

Shuri终于得到她预想的反应了,她清了清嗓子:“还记得我每个月都会给你寄过去的‘瓦坎达特产果汁’吗?”

“哦,天呐!”银发的男人有些眩晕,“不要告诉我你在里面动了手脚,我可是一瓶不剩全都喝了。”

发明家少女轻轻捶了一下Everett:“嘿!这可不是‘动手脚’,我这是准备送给你和哥哥一份盛大的结婚礼物!你懂的,继承人之类麻烦的事情需要解决。”

“天呐……”Everett虚弱地撑住几乎脱力的身体,回忆起过去几个月的一些征兆。和T'Challa不戴丨套的分手炮、偶发的恶心干呕和缺乏胃口、还以为是长胖后凸出小腹、想要待在T'Challa身边的冲动、容易情绪化……

Shuri抬起手腕,手链投射丨出了自己躺在病床上昏迷的影像,镜头集中到Everett的小腹后开始放大……然后,尚处于震惊中的探员看到了自己体内正在孕育的小生命,一个已经看得出四肢的小小胎儿,蜷缩着。

这个孩子未来的姑姑微笑着把手放在Everett的腹部:“已经四个月大了,是个健康的男孩。哦,再过几个月我就有个侄儿子了。”

Everett颤抖着罩住Shuri的手,愣愣地看着立体投影。

他怀孕了,是他和T'Challa的孩子,天呐,他就要当爸爸了!今天他见到的所有景象加起来都无法与眼前的生命比拟,这是一个奇迹。

“我迫不及待要告诉T'Challa了,他肯定会像个被灯照到的羚羊一样呆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Shuri愉快地转了个圈,收起投影,她已经开始思考如何保证胎儿的顺利成长和分娩了。

突然,Everett抓住她的手:“不要告诉你哥哥,拜托。”

Shuri不解地问道:“你要亲自给他惊喜?”

银发的探员垂下目光。

--------------

 

TBC

注释1:How much more are you hiding?——电影里翻译是,你还藏了多少振金。这个解释不错,然而我觉得双重含义之下,Ross更想问的是:T'Challa你到底对我隐藏了多少真相。

注释2:电影里,Shuri告诉Ross他在堪萨斯,是来自《绿野仙踪》的梗,桃乐西被卷到奥兹的时候一开始以为自己是在堪萨斯。


评论
热度 ( 570 )

© 白色的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