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玫】罗斯的秘密

佼饺子:

4+1型小短文

我是玫瑰真爱,所以会有些all玫瑰的感觉,但绝对的豹玫不变!不喜点叉哦,乖~


summary:罗斯一直小心保护着自己是个omega的秘密,但埃弗雷特·罗斯绝对不是个吃软饭的家伙。


正文:


1

说起来让人吃惊,但却是事实,第一个发现罗斯是个omega的人,不是经常同他一起出外勤的13号特工,而是常年被CIA追杀的克劳。


“哈哈哈哈哈!你们这帮粗俗无知的alpha!是时候让你们见识一下omega信息素大炮的威力了!哈哈哈哈哈!瞧瞧你们……瞧……等等?罗斯探员?你怎么……没事?”


正沾沾自喜的克劳又向空气中放了一枚omega信息素炮,但正对着他的罗斯依旧平静地站在原地。


罗斯在克劳困惑的目光中,绕开正因为房间中浓郁的omega信息素倒地不起的CIA探员们,他皱着眉无不认同地说到,“啧,你让这些alpha嗑high了不是?但,对我,可不管用。”


罗斯举起手中的枪对准克劳的胸膛:“放下武器,你被捕了,克劳先生。”


“啊!这些信息素对我这个老beta作用不大,那么我们的罗斯先生也是个……”克劳把发射器随手丢在一边,他在罗斯渐渐展开的微笑中恍然大悟,“哦哦哦哦!你是个!omega!”


“闭嘴吧!克劳!自己把手铐戴上,别逼我一枪崩了你。”罗斯不耐地把手铐扔给了克劳,对方故意慢吞吞地自己戴好后才走上前。


“你吃了抑制剂?还是切除了腺体?我怎么闻不到你?嘿!小可爱!别生气啊!”


在克劳得寸进尺地凑到自己耳后的腺体前,罗斯一枪托打昏了对方。


这次的逮捕行动让罗斯受到了上司的嘉奖。可惜克劳在一次转狱的途中成功逃脱,他留在越狱现场的纸条被辗转交到了罗斯手中——


“小可爱,你是什么馅儿的?”


罗斯把纸条粉碎了4次,烧毁又冲进了马桶。


这也是当克劳点名要求罗斯去赌场做交易时,罗斯是如此的无奈与愤怒的原因。



2

罗斯不想把克劳这个老疯子交给瓦坎达的人。不是说他不相信他们,他有任务在身。特查拉是个好王子,现在是个好国王,罗斯挺喜欢这个富有魅力的年轻人并真心想交这个朋友。但是!


有没有人行行好,让这个疯子闭上他的嘴巴!从赌场开始克劳就对着罗斯上下其手,更不用说被五花大绑的他还在鬼哭狼嚎那些自编自创的肉麻难听的“情歌”。


罗斯不以自己omega的身份为耻,也不想弄得众人皆知。他可不是温室里娇滴滴的玫瑰花,他是前任飞行员,是个特工,是个战士。所以,当子弹飞来,他本能地扑倒了那位来自瓦坎达的女士。


罗斯以为自己这次死定了,当他光溜溜地在一个硬邦邦的台子上醒来时,第一个反应摸了摸自己后背的伤口,又猛然摸向左耳后的腺体。完好无损,谢天谢地!


“你醒啦!”


“哦!天呐!你是哪位?”罗斯下意识地拉住身上的“睡袍”,他的底裤呢?


“你伤得很重,我救了你。”说话的是一个年轻的黑人女孩——苏睿——公主——特查拉的妹妹。她十分友善,又有些过于活泼,她向罗斯解释了现状。


这可没让罗斯觉得好过些,瓦坎达显然与她对外宣称的第三世界农业国家完全不同。瓦坎达掌握着外星材料、尖端的科技,某种意义上这让他们能够让罗斯“起死回生”。罗斯头疼于这次回局里,该怎么写任务材料。


“你闻起来真好闻。”


耳后的腺体突然被人戳了下,罗斯捂住脖子瞬间跳了起来。而罪魁祸首苏睿小公主,伸出的手指还没来得及收回来,正一脸无辜地瞅着突然炸毛的罗斯。


“天!苏睿!你不能……这个……不能乱碰。”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哦,因为……因为我是个该死的omega,而你是个alpha,”罗斯喘了口气,对方还是个未成年的小女孩,他有些过于严厉了,“对不起,苏睿,我……我们,算了,能给我支抑制剂吗?我已经有48小时没有补给了。”


“没关系,”苏睿摆摆手表示不在意,随即又兴奋了起来,“你昏迷的时候我给你做了全身检查,我知道你的属性。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真实的活蹦乱跳的omega!你真的是太神奇了!软软的,小小的,香香的,你真的太美好啦!”


“谢谢?”罗斯向后退了两步,躲开了对着他的腺体跃跃欲试的苏睿,“等等,你从来没有见过omega?”


“没有,瓦坎达只有勇敢强悍的alpha战士。”


“这怎么可能?那你们的母亲……抱歉,我是说你们怎么……繁衍后代?”


“我们会祈祷豹神赐予我们新的生命,”苏睿双手握拳虔诚地交于胸前,“感谢伟大的豹神!”


罗斯有些无可奈何地抹了把脸,看来他要补的功课还有很多:“好吧,苏睿,先给我来支抑制剂再说吧。”


“抑制剂?瓦坎达人不需要抑制剂。”


“没有抑制剂!?!”


“当然没有,”苏睿耸了耸肩,她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量尺,“不要在意这些啦!现在我需要一些数据,罗斯!你别躲啊!”



3

“苏睿,我告诉过你,不要跟别人讲我的属性。”


罗斯有些崩溃地看着面前盯着自己看的两位瓦坎达女士。


“有趣。”最先开口的是护卫队队长奥克耶,罗斯还记得这位健硕的alpha女士是怎么把长矛硬塞进他的汽车后背箱的,往事不堪回首。


“奥克耶别这样,你吓到他了。”接话的是娜吉雅,她带着歉意的微笑,让罗斯吞下了嘴边的吐槽,“这个给你,我还没来得及感谢,谢谢你救了我。”


“那是我应该做的。”罗斯从娜吉雅手里接过一个小小的圆形贴片,“这个是什么?”


“这个是临时阻断器!你把它贴在腺体上,可以起到暂时阻断信息素的作用。”苏睿开口回答了问题,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相处,她似乎自动将罗斯视为了朋友。她一把揽住罗斯的肩膀,语气诚恳:


“你不要不开心呀!我不是故意告诉别人你的事情的,但我没有什么抑制剂,你又不让我找我哥帮忙,我就想到了娜吉雅,她见多识广,一定会有办法。”


奥克耶抬起手表示自己对罗斯的事不感兴趣:“我只是碰巧路过。”


“不,我没有责怪,”罗斯将圆片贴在耳后,果然一下子就阻隔了自己的信息素,“是我应该谢谢你们。”


苏睿却不高兴地皱起了脸:“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隐藏起来?明明你的味道那么好闻。”


“什么味道好闻?”


突然到来的特查拉打断了三人的交谈。


“啊!哥哥!”苏睿眼睛一转,“是罗斯的香水,可好闻了,香香的,柔柔的……”


“是吗?”似乎为了验证苏睿的话,年轻的国王嗅了嗅周围的空气。


不知怎么,看着特查拉微微耸动的鼻头,以及他好像意有所指的眼神,罗斯竟然有些微微脸红。如果说当时特查拉发现了苏睿蹩脚的借口和罗斯的窘迫,他也什么都没有说,毕竟眼下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们。


之后的情况却急转而下,她们告诉罗斯特查拉死了。罗斯毫无选择,他裹着块毯子跟着特查拉的家人们逃亡。


雪山,洞穴,篝火,熟睡的苏睿脸上还挂着泪痕。罗斯和拉曼达——瓦坎达的皇后——特查拉的母亲相坐无言,他们在静静地等待打探情报的娜吉雅。


“特查拉似乎很信任你,史无前例,”篝火映在拉曼达的脸上,这位才经历了丧夫又经丧子之痛的女人仿佛突然老了许多岁,沉痛的心让她想要通过他人来回忆自己的孩子,“你们是怎么相识的?”


“没什么值得告诉您的新鲜事,我们是在一次任务中认识的。那时候我正在追踪一起武装走私,特查拉恰巧也在追这条线。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罗斯想要扯出一个微笑,却适得其反,微笑僵在脸上更像是哭脸,“您儿子,他很优秀也很勇敢。”


“您也一样勇敢,先生,作为一个omega,做出这番事业,很了不起。”


“您是怎么?哦,苏睿。”罗斯有些无奈地摇摇头。


“是啊,我的儿女们,”拉曼达轻轻抚上身旁女儿的头顶,“我曾对他们予以厚望。”


“特查拉是一个好国王。”罗斯不禁脱口而出,又因为过于急切而显得有些唐突,“我是说他待人宽宏、仁慈,他还那样年轻……”


“哦,罗斯先生,他为荣誉而亡,不要悲伤。”


拉曼达的手落上罗斯的肩头,本来准备安慰他人的人却反过来被予以安慰。


悲伤吗?罗斯有些分不清了。若真有人问,他会说他和特查拉只是普通朋友。但如果他足够诚实,他就会记得那次任务中枪林弹雨间的初遇,对方行云流水的动作带给他的惊艳;就会记得两人为了走私犯归属问题的谈判,却演变为汽车旅馆阳台上就着薯条啤酒的彻夜长谈。


“我的家乡有最辽阔无垠的草原。”


那时的特查拉,黝黑的脸庞上带着自豪。晚风吹拂着年轻人浓郁的信息素钻进罗斯的鼻腔,那是夜晚草原的气息,宽广的深沉中汹涌着勃勃生机。


“若有机会,我会邀请你去看看那片草原。”


特查拉对罗斯说过这样的承诺。现如今罗斯终于来到了瓦坎达,但他还没有见到草原,那个人就永远的离开了。


事情不该是这样的。


所以晚些时候,看着雪堆中复苏的特查拉,罗斯瞬间就红了眼眶。


太好了。



4

特查拉回来了,但他们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我可以安排飞机送你离开。”


“我想要留下来。”


当特查拉提出送罗斯离开的提议时,罗斯几乎没有思考就拒绝了,他能够看出特查拉的困惑。


“罗斯,现在全身而退还来得及。”


“所以瓦坎达除了有'起死回生'的魔法,还有'一忘皆空'的咒语吗?”


罗斯的话有那么一下逗乐了特查拉,他疲倦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就我所知瓦坎达并没有这样的咒语。”


“那你让我如何全身而退,”罗斯也有些苦恼地摇摇头,“特查拉,我是忘不掉瓦坎达的一切了。”


罗斯对上特查拉的眼神,他在对方棕黑色的眼睛里望见了自己的倒影:“或许从第一次遇见你,我就注定没办法全身而退了。”


“谢谢你,罗斯。”


特查拉一把抱住罗斯,被还带着雪的寒意的信息素包裹住,罗斯却觉得浑身发烫。


“不用客气,这是朋友间应该做的。”罗斯的脸陷在特查拉的胸膛里,他控制着自己不要太过明显的吸着对方的气味。


特查拉放开自己的怀抱,但右手还停留在罗斯的脖子上,他的大拇指有意无意地轻轻摩擦着罗斯左耳后被贴片遮住的腺体。


罗斯知道自己一定是脸红了,可他就是无法移开注视着特查拉的视线,而对方也热切的回望着自己。


“朋友。”


最终特查拉只是确认般重复了最后一个单词。


罗斯的声音有些干涩,他舔舔嘴唇,忽视自己想要亲吻对方冲动:“对,没错,朋友。”


如果说罗斯从来没为自己的属性烦恼过,这是假话。最初只是参加学校的体育社团,再到后来加入空军,天知道罗斯付出了了多少努力才让自己在CIA稳住脚跟。他一面要向那些看扁他的人证明自己的实力,一面又要教训那些只想着把手伸进他的裤#裆的混蛋。


但总体来说,罗斯干得还不错。可是现在,在大战的前一晚,罗斯开始恨作为omega的自己。


是夜,罗斯悄悄来到一处偏僻无人的走廊尽头。在和特查拉的交谈后,他的腺体就在不停的发烫。贴片粘在腺体上泛着刺痛,罗斯小心地撕下贴片,冷空气的接触让罗斯松了口气。


距离罗斯的发#情期还有一段的距离,但这段时间的心理的变化加过度劳累,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他的发#情期提前……


罗斯把自己的头狠狠砸在走廊的玻璃幕墙上,想着与其发#情被发现,还不如现在砸碎玻璃跳下山崖自杀算了。


“殖民者,你终于因为羞愧准备撞墙自尽了嘛!”


该死!罗斯抬起头,大步向他走来的果然是那个粗鲁可怕的姆巴库!


“你TM给我站住!”


罗斯的威胁让姆巴库暂时停下了脚步,他的鼻孔肉眼可见的扩大了,他深深地吸入了两口空气。见此罗斯快速将贴片粘回脖子,但对方由迷惑转为了然的表情显示他还是晚了一步。


“我滴个神啊!你你你你你!”姆巴库像是被吓到了,他指着罗斯,舌头也打起了卷,“你你你!是个!omega!”


“我当然知道自己是个omega!但是拜托!能不能不要每个人都这么该死的戏剧化!”罗斯一拳锤向幕墙,玻璃在他的拳头下没有一丝一毫的震动。该死,这到底是什么玻璃?罗斯开始认真思考自己打昏姆巴库逃走的可能性。


“喔!唔!天!”并不知道罗斯内心活动的姆巴库此时毫无目的地在原地转了几圈后猛然转身快步跑开了。


罗斯有些迷惑姆巴库的举动,可腺体的刺痛再一次让他把头砸向幕墙。


“哦!小家伙!你是真想撞死自己嘛!”


在罗斯的头再次碰到幕墙前,他被整个人抓着后颈的衣服拎了起来。


“上帝啊!姆巴库!你!你!你放下来!”


“哦!对不起,对不起。”出乎罗斯意料的是,身后的人竟然连连道歉,并且十分轻柔地将他放回了地面。


脚一落地,罗斯就地往角落一缩,他警惕地瞅着折返归来的姆巴库。


“嗯,那个,那个……”面前的大个子好似换了个人,抓耳挠腮憋得满面通红,他粗鲁地把一个小东西塞进了罗斯的怀里,“给你。”


那是一个小小的棕色玻璃瓶,罗斯看看瓶子又看看慌慌张张的姆巴库,思索之后小心翼翼地拧开瓶盖。


“这是……”罗斯往瓶子里一瞧,只见瓶底静静地躺着一枚白色的药片,而这个熟悉的味道——竟然是一枚老式的片装抑制剂!


“这个是给我的?”罗斯将药片倒在手心,这下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我觉得,你……你应该需要。”


“真的是,太谢谢你了。”罗斯真诚地道谢,但他一点也不想去想象为什么一个只有alpha的部落首领会有抑制剂的原因。


“不…不…不用谢,你……”姆巴库的脸更红了,他挠挠头组织了会语言,“要是你还有需要,可以来找我,我的房间在顶层,我有张超级大水床,还有一个超级大的浴缸,我还有各种颜色的毯子,还有一些特别好吃的糖……”


在罗斯逐渐变黑的脸色中,姆巴库的声音越来越小。


“谢谢你的好意,我觉得我不会有需要你的地方了。”罗斯的口气完全是咬牙切齿。


“那,那我不打扰了,晚,晚安!”姆巴库转身离开时还被自己的脚绊了一下,在他两步一回头的架势里,罗斯始终保持着拒人之外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当罗斯终于吞下那片抑制剂陷入短暂的睡眠,他才有时间思考,他大概是爱上了瓦坎达年轻的国王,而他似乎同时被瓦坎达的某个部落首领求了欢。


这可不是个适合战斗前思考的问题,完全不是。



+1

驾驶瓦坎达战斗机对于罗斯来说不算难事,被困在将要坍塌的实验室对罗斯来说就是个问题了。


罗斯很高兴在这场战乱中他可以起到一些作用,但他还不想光荣牺牲,他还没有让特查拉带他去看草原,他还没有向他的朋友表明心迹。


“苏睿?你还在吗?我是罗斯,我被困在了实验室。额……你们打扫战场的时候有没有空把我从这里打捞出去?如果不方便也可以丢个振金长矛给我,我自己挖出去。苏睿?苏睿?”


前几分钟还在通讯器里欢呼雀跃的小公主,此时却鸦雀无声。比起困在这里更要命的是,罗斯的抑制剂开始失效了。


姆巴库给的抑制剂是老式的片装版,药效很短。罗斯认真计算了下自己分别被建筑碎片压死和发#情热死的概率。最后得出结论——


“我应该是必死无疑了。”


“这我可不答应。”


特查拉的声音从实验室被堵住的大门外传过来。


“天呐!特查拉!我在这里!”罗斯小心地挪过去,却因为从腺体处传来的一阵电流而慌张起来,“等等!特查拉!你别进来!”


“罗斯!你怎么了!”最后一块钢板被特查拉掀开,他跳进实验室,却为扑面而来的信息素顿住了脚步。


“哦!”

“哦!”


罗斯与特查拉同时惊呼出声。


特查拉的信息素在他进入实验室的一刻就以奔涌之势席卷了罗斯全身。罗斯用尽全部的意志力不让自己扑向他的朋友。


“这可……真是!神奇!”


但罗斯却控制不了他的朋友,特查拉几乎是飞奔过来,他抓住罗斯的臂膀,低头吻上了去。


唇齿交缠,罗斯的双臂不由自主地攀上对方的脖颈。特查拉的双手游走在罗斯的背部,最后停留在他耳后的腺体按压。


警铃大作!罗斯强迫自己脱离了这个甜蜜的亲吻:“等等,特查拉,等等,你迷糊了,你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知道自己做什么,罗斯,不清楚状况的人是你。”被打断的年轻人不满皱着眉头,他的嘴唇想要追随着怀里的人,却被无情地制止了。


“不,这是信息素的作用,特查拉,你好好看看,我是罗斯!埃弗雷特·罗斯!”


特查拉转而吻着罗斯的鬓角,他轻笑着回复:“Hi!罗斯探员!这里是来自瓦坎达的特查拉!很高兴认识你。”


罗斯一把捧住特查拉的脸,强迫对方直视自己:“不!你还是没明白,我是个omega!”


“我知道。”


“什么?”


“我知道,从一开始就知道。”


“什么?不对,怎么会?”


特查拉有些无奈又充满爱意地叹了口气:“别怀疑,你伪装的很好。但,记得吗?心形草会让我的感官加强。是的,从第一眼我就知道了你属性。所以你应该明白,当我看着你是怎样穿行在子弹间并且面不改色地击中目标时,哦!love,你能理解那种惊艳的感觉吗!”


“是的,我理解,因为我该死的那时候对你也有同样的惊艳,”罗斯在看到对方面上的洋洋得意的模样后,及时地止住了话头,“但是,如果你早就知道,为什么你什么都不说?”


“因为我尊重你,”特查拉轻柔地抚摸着罗斯耳垂,语气里透着几分小心,“我尊重你的决定,罗斯,我是那样的欣赏你,可我不确定你是否想要一个alpha,想要我。”


“天呐!我们就是两个傻瓜,是不是?”这一次是罗斯主动吻住了特查拉。


一吻完毕,罗斯不禁有点微喘:“呼~我们早该这么做了。”


“是啊!早该如此!”特查拉将自己埋在罗斯的颈间细细嗅闻,“苏睿说的没错,你可真好闻。啊!你闻起来就像玫瑰,早晨粘着露珠的花蕊。不得不说,和你般配极了!”


“我可不是脆弱的花骨朵。”


罗斯有些不满地小声反驳,惹得特查拉笑起来。在引发爱人进一步的不满前,年轻的国王止住笑声,接着他严肃而饱含深情地望着他的爱人,低声道:


“玫瑰有刺,才是玫瑰。”【注】


END


【注】这句话不记得在哪里看过,也不知道是出自那里,但这是本文脑洞会出现的原因。



伪番外1

其实苏睿一直开着通讯器,但她想把英雄救美的机会留给哥哥。更何况她可以用这次的录音来威胁特查拉带她出去玩!


伪番外2

姆巴库是唯一一个在特查拉和罗斯的婚礼上提出反对意见的人。当然,我们的黑豹国王用实力又让他同意了。


伪番外3

在赌场风波结束的两周后,罗斯收到了一个匿名包裹。里面装着一个为他的左手量身打造的冲击波假肢。假肢内附一个音频软件,只要启动假肢音频就会自动播放。别问了,那首歌是克劳亲自作词谱曲的“小可爱之歌”,很难听。

PS:虽然特查拉想要毁掉那个假肢N次,但它还是完好无损地放在他和罗斯的床头柜上。美曰其名:红娘的新婚礼物。


伪番外4

罗斯很生气,自己竟然是从奥克耶那里得知,娜吉雅是特查拉的前女友。一气之下,他向神盾局要了个去伦敦保护某个长脸法师的任务。至于这次任务的细节,护卫队队长和圣所图书馆馆长王表示,英国、瓦坎达差点互相宣战这种不重要的小事,还是不要让世界人民知道的好。


伪番外+1

在特查拉和罗斯漫长的婚姻生活里,他们有甜蜜也有泪水,有欢笑也有争吵。他们拯救了无数次世界,又生养了好几个孩子让他们继续拯救世界。

最后的最后,他们变成了传说,消失在了瓦坎达辽阔无垠的草原上,化作天边的一对繁星,继续守护着他们的子民。


END!


感谢每一个看完的小伙伴!

评论
热度 ( 492 )

© 白色的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