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he Stars 01

杯杯杯子:

豹玫瑰ONLY,文笔垃圾,后期或许有车


正文

OXFORD,ENGLAND,2008

 

罗斯没有选择伦敦作为自己旅行的的起点,而是又坐了一个小时的火车来到英格兰东南区,其实没什么特殊的原因,他只是想要找个安静点的地方,一个人看看风景,喝喝咖啡,仅此而已。

 

“这是您的房卡,电梯在右侧,有客房服务等需要拨打内线即可。”

 

“谢谢。”他选择了牛津大学附近的一家酒店,这里离景点都很近,不必再在交通上多花心思。

 

罗斯放下行李,简单地休息了一会儿,换了身衣服便又出门了,一切全凭心情做主,没有任何规划的他,沿着街道慢慢地欣赏着这个文化小镇的风景。

 

牛津的夜生活很安静,比起喧闹的酒吧,学生们似乎更喜欢在咖啡馆或俱乐部高谈阔论要么就是去剧院或者那些放映经典影片的影院,因为牛津大学,这座小镇充满了浓浓的书卷气。罗斯在一家影院前停下了脚步,今晚放映的《诺丁山》十五分钟后就有一场。

 

影院二楼是一个咖啡吧,他要了一杯冰茶,准备好好享受这个电影之夜。


放映厅里几乎已经坐满了,罗斯的座位比较靠里,排与排之间的距离也很窄,他不得不扶着椅背慢慢地穿过同一排的观众们,然而就在快要到达的时候,过道上不知是谁的书包绊倒了罗斯,他的冰茶率先从手中飞中,他自己也也飞到了邻座观众的怀里。

 

“你还好吧?”邻座的男人悄声问他,灯光变暗,电影开始了。

 

“天啊,对不起,我被绊了一下,实在太抱歉了!”罗斯赶紧从男人怀里爬出来,坐到旁边自己的座位上,这也太尴尬了!

 

“你的饮料。”飞出去的冰茶重新出现在罗斯眼前,完好无损地被男人接住。

 

“哦!太感谢了,还好没有洒到你的衣服或者座椅上。”罗斯接过冰茶,赶忙向邻座的男人道谢。

 

“还好现在是夏天,热咖啡我可接不住!”男人的声音低沉中带着丝丝笑意,独特的口音说明了他也是异乡人。

 

“我肯定会叫救护车的,别担心。”小插曲过后罗斯的心情也放松起来,和对方开起了玩笑。

 

“嘘!”隔壁的观众示意他们安静点。

 

两个人便不再多说,安安静静地看完了整场电影。

 

“嘿,谢谢你刚才的帮忙,你也是过来旅游的吗,还是学生?”

 

“我是牛津大学的学生,你一定是游客吧,从美国过来的吗?”

 

灯光在放映结束后亮了起来,罗斯这才看清他的样子,高高瘦瘦的黑人男孩儿,背着书包,标准的学生打扮,正微笑地看着他。

 

“是,我是美国人,你从哪里来?”

 

“尼日利亚。嘿,或许你想喝一杯吗?”男孩儿向他发出邀请。

 

“还以为你会叫我一起讨论莎士比亚文学之类的。”

 

“我是物理系的,或许你对粒子对撞机有兴趣?”

 

“快饶了我!带路吧,年轻人。”罗斯赶紧摆摆手,两个人相视一笑,走出了影院。

 

VIENNA, AUSTRIA, 2016

 

“罗斯探员,请允许我先介绍一下目前的情况。”十三号特工早已在停机坪等候多时,联合反恐小组本应该在柏林执行任务,却因为这次联合国大会的突发情况又折返到维也纳,副指挥官罗斯已经准备接手这次恐怖袭击案件。

 

“瓦坎达国王特查卡在演讲中遭到炸弹袭击,已被证实死亡,据监控录像显示犯罪嫌疑人极有可能是之前失踪的——”

 

“这些新闻上都有,我需要更多的消息。”

 

“冬日战士在罗马尼亚,先遣队已经抵达布加勒斯特。”莎伦已经提前把消息透露给了队长,只希望他们能快点离开那里。

 

“好,瓦坎达那边怎么样?”罗斯之前一直负责欧洲的事务,对于瓦坎达以及神秘的皇室,他恐怕了解的不太多。

 

“王子特查拉当时也在现场。”

 

“他现在在哪里?”罗斯认为他们和王子还是有必要进行交涉。

 

莎伦面露难色。

 

“我们还没有找到他。”

 

OXFORD,ENGLAND,2008

 

特查拉选择了宽街上的一家小酒吧,环境很好,人也不多,美国男人要了一杯鸡尾酒,他则点了威士忌,二人选了一个靠窗的桌位。

 

仲夏之夜的牛津一扫白天的炎热,丝丝缕缕的凉风从半开的窗户中溜进来,对方宽大的丝质半袖被吹的鼓起来,特查拉抿了一口酒,他还是觉得有点热。

 

“嘿,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你可以叫我罗斯。”可爱的男人开口了。

 

“嗯,罗斯,我是奥利弗。”特查拉并没有说出自己的真名。

 

他从来不会随便邀请陌生人到酒吧喝酒,但是当罗斯摔进他怀里的那一刻,柑橘香水清新略带苦涩的味道,让他不愿意仅仅只是和这个男人坐在一起看一场电影。他是瓦坎达的勇士,但他也是个百分百的浪漫主义者。

 

罗斯并不健谈,不过奥利弗的热情让他放松了不少,两杯酒过后他反而变成了那个滔滔不绝的人,但是绝对清醒。

 

“所以,你现在已经工作了吗?”

 

“对,我刚换了一份新工作,正好趁着中间的假期出来旅行。”他下个月就要进入中情局任职了,确实是换了个新工作。

 

转眼间几个小时过去,两个人也算是聊的尽兴,交换了邮箱,奥利弗约定明天带他参观自己的大学,罗斯当然没有拒绝。

 

“你住的酒店在哪?我送你回去。”特查拉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男人说过这种话,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就在前面,看看他的大招牌,太显眼了,我走了,奥利弗,早点休息!”罗斯冲他摆摆手,转身走向街尾。

 

“晚安,罗斯。”


VIENNA,AUSTRIA,2016

 

“罗斯探员,巴恩斯已经在罗马尼亚被逮捕,王子也在当场。”

 

“腾出间办公室留给他,律师联系好了吗?等他们一到维也纳立刻开始审讯。”罗斯揉揉额头,这件事比想象中要好解决,现在只剩下和王室交涉,一定要让冬日战士被押送回美国才行。

 

反恐小组押着一群人走向罗斯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这是特遣副指挥官罗斯探员,他将负责所有的审讯过程。”十三号特工向众人介绍罗斯。队长猎鹰这些复仇者全纽约的人都认识,中间的黑人想必就是瓦坎达的王子特查拉,罗斯觉得自己的记忆不可能出错,但八年前在牛津遇到的男孩儿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陛下。”罗斯向对方点头,特查拉把头扭向他,面无表情地又转过去。

 

看来并不是那孩子。

 

“我们为您准备了办公室,请您在里面好好呆着。”罗斯微微侧身,特查拉仍然没有开口,只是跟上了他的步伐前往办公室。

 

“你从没说起过你的工作,罗斯探员。”特查拉加重了他名字的发音。

 

罗斯愣了一下,他抬起头盯着特查拉。

 

“你也从没说起过你的名字,奥利弗,陛下。”

 

“我以为我们不会——”

 

“相反的,我们大概几个小时就会再见面了,请您好好休息。”罗斯锁好办公室的门,看都没看他一眼,一言不发的离开。他也未曾设想过二人会在这种场合以这种身份见面,特查拉对他的隐瞒和质问让他莫名地不悦,他们必须要好好谈谈。

 

特查拉也有这个想法,但是杀父仇人的去向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罗斯?罗斯的问题太复杂了,但是他总会解决的。


评论
热度 ( 45 )
  1. 白色的杏花 转载了此文字

© 白色的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