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蔺靖/苏靖]无双 章二 故人 上

十年磨一剑:

    蔺晨现在感觉很不对,每次看到萧景琰的时候,他都有种莫名的不适应感。

    所谓每次,统共也只有三次而已。

 

    第一次是三年前,当时客串大夫的他被梅长苏扯着袖子去了正屋见那个靖王,为了证明他的病人身体已经足够健康到上战场。他只得心不甘情不愿地被赶鸭子上架地胡扯一通,说到最后他都觉得自己说得挺像那么回事的,得意之际正想倒杯茶水润润嗓子,眼睛就不小心瞄到了坐在桌子旁边的靖王。

    那是他真正意义上初次正眼看到萧景琰,跟自己脑子里构建的蛮力执拗的水牛形象大相径庭。或许是不爽,或许是某种小心眼的嫉妒,在那之前他一直很不高兴地坚信他的知己所心心念念费尽心血帮助的,是一个五大三粗的莽夫。可是何止不是五大三粗,蔺晨都觉得靖王甚至可以算得上是长得很好,简直能称得上是个美人。

    萧景琰是军人,所以坐得很直,像琅琊山上清晨泛着露水的新竹,也许是在京城待得久了,他在沙场上晒出的古铜色皮肤开始渐渐透出原本的白皙,他微微低着头,好像在听,好像又没有。他的五官本来就长得很好,凛冽的山眉平稳地卧着,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上留下了浅浅的影子,他的目光似乎很专注地盯着什么,又好像很涣散,他的表情好像是没有表情,又好像很悲伤。美人萧景琰就安静地坐在那里听蒙古大夫蔺晨口若悬河地编织梅长苏身体很好的谎言,他的嘴唇坚毅地抿着,似乎是信了。但是蔺晨却觉得再多说一句,那个坐着的萧景琰就会被他的话语给击倒,再站不起来。

    蔺晨突然觉得心虚,还有歉疚。作为琅琊阁少阁主,坑蒙拐骗虽不说样样在行却也司空见惯,对于说谎这种事更是没有任何压力,这种陌生的感觉让他很惶然,匆匆结尾之后蔺晨几乎是仓皇离开,连个招呼也没打。

 

    几个月后,他又见到萧景琰一次。彼时,他的知己长苏已经魂归黄泉,他以梅长苏的姓名,却用林殊的方式成就了大梁心中的护国英雄。灵柩从遥远的北境运回京城,整个京城万人空巷。已经不再戎装的蔺晨在高楼,看着楼下被民众哭泣着簇拥着的木棺,遥遥地给他的知己长苏最后寄了一杯薄酒。

    然后他抬头,看到了对面阁楼上一身素衣的萧景琰。

    灵柩是无法进入皇宫的,即使是英雄的遗体,有一个病重虚弱的父皇的大梁的太子如果去见了,也会有言官寻出些错处来,更别说身着素衣。蔺晨不意外萧景琰会以这种方式出现,他只是意外于他以这种方式再次出现在他的视野。但是他不想再看。离开之后足有三个月,蔺晨的眼前一直晃着那时候的场景。

    那时候的萧景琰,整个人都似乎是空的。

 

    这是第三次。睫毛湿湿的萧景琰就这么站在那里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只一眼,蔺晨就感到自己背上的毛都立起来了。难道琅琊阁古籍之中的王者之气真的存在?蔺晨有些无奈地自嘲。

    风尘仆仆的他突然怀念起江南乡村边的那条闪着粼粼波光的小河,河边雪白的荞麦花随风飘荡,羞怯的蝴蝶轻轻咬着不知名的小花的脸蛋,温柔的柳风轻抚他的衣角,大好时光。

    而三天前,他还在河边优哉游哉地钓鱼。

评论
热度 ( 149 )
  1. 白色的杏花十年磨一剑 转载了此文字

© 白色的杏花 | Powered by LOFTER